出门后,张辰便开车前往位于天水市郊区的“水丽别墅”。

水丽别墅算是富人区,在天水市也比较有名,偌大的园区内宛若世外桃源一般,绿树成荫、溪流潺潺,这里的空气要比室内好上不少。

在保安处登记后,张辰开车来到了十号别墅。

这时一栋两层高的独立建筑,房前屋后还有几百平方的私人院落。

在别墅门口,一名女子亭亭玉立的站在那里,似乎是在等什么人。

张辰关上车门,大步走到了女子身边:“请问这里是管文献的家吗?”

“没错,你是?”女人看了一下张辰的模样,一时间有些迟疑:“你是张辰先生?”

“是我。”张辰点了点头。

女人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惊讶,她是管文献的管家,早在半个小时前,她就听管文献说,会有一个古玩名家过来。

她还以为古玩名家是个老头子呢!

看张辰的样子,也才二十出头啊!

“美女,怎么称呼啊?”张辰大大咧咧的道。

清丽冷艳美女街头跟拍美照

听了张辰的话,女人回道:“你好,我姓李。”

“李小姐。”张辰点了点头:“我可以进去了吗?”

“当然,管公子等您半天了。”李管家顺从的道。

就在李管家要带张辰进屋时,一名三十来岁,脸上蓄着胡须的男人急急忙忙的走了出来。

“等会!不能进!”

张辰一愣,李管家就介绍道:“张先生,这位是管公子的朋友,胡俊。”

张辰点了点头,胡俊就道:“你是张辰?”

“如假包换。”

“看你这么年轻,不像是什么古玩大家啊。”胡俊沉着脸说道。

闻言,张辰差点乐了:“我是不是古玩大家,要跟你解释吗?”

胡俊没接话,而是低声说了一句:“你跟我来。”

张辰没闹清楚是什么情况,只得跟着胡俊走到了一旁。

没走多远,胡俊就拿出一张银行卡:“这张卡没密码,算是你的跑腿费了。”

胡俊的这骚操作给张辰弄蒙了。

张辰认真的看了一下,确定自己就是不认识这个胡俊,这家伙怎么见面就塞钱?钱多烧的?

“我没明白你的意思。”张辰道。

“你来鉴宝不也是为了钱吗?我给你钱了还不行吗?”

张辰还是没明白。

就在张辰一脸懵逼之际,有人走了过来。

这次的来人,年纪大概二十六七岁的样子,一看就经常健身,走起路来双手架起,胸肌也是异常发达。

“管公子,就是他。”李管家道。

来人正是正主,管文献。

管文献一看张辰,也觉得张辰年纪有些轻了,不像是古玩名家,但他清楚,张辰是赵宏龙的朋友,所以也没什么轻视,而是上来和张辰握了握手。

“张兄弟,我等你很久了。”

“客气,客气。”张辰笑着道,管文献手劲很大,人看上去也很热情。

他一来,那个胡俊倒是把银行卡收起来了。

“胡哥,你怎么出来了?”

“哦,我出来透口气,顺便和这位张辰兄弟聊两句。”胡俊的表情有些尴尬。

张辰反正是没闹懂这是什么情况,寒暄了几句之后,管文献,胡俊以及李管家便是三人带路,来到了地下的储藏室内。

“我听赵哥说,张兄弟眼力非凡,绝世无双,所以想让张兄弟来帮我看看。”管文献一口一口兄弟,张辰对他的印象倒是挺好的。

根据了解,张辰也清楚了,这个管文献是个富二代,家里是做广告生意的,和电视台都有关系。

虽然生意的规模不如赵宏龙,但在天水市也是叫得上号的人物。

储藏室内,至少有二十件古玩,整齐的摆放在一个展柜上。

“这些东西,都是胡哥托朋友带回来的。”管文献又道。

胡俊笑着嗯了一声:“我只管联系货,这些货听人说都是好货~应该都是真品,只是不知道价值几何罢了。”

张辰点点头,仔细的看了过去。

只是用神眼粗略一扫,价格就浮现出来了。

「2019年制作的玉瓶,现有价值15000,未来价值15000。」

「2018年制作的夜明珠,现有价值3000,未来价值2500。」

「2015年制作的……」

越是看,张辰的表情越是难看。

这不都是垃圾吗?

几乎部是现代工艺品。

管文献凑了过来,低声对张辰道:“兄弟,怎么样?”

张辰没有接话,而是挑了一个青铜器,还有一个瓷碗出来,放在了管文献和胡俊的面前。

“哈哈,我猜张兄弟一定是说,只有这两件是假的,其他的都是真品,管老弟,这下你发达了!哥给你介绍的人靠谱吧?”胡俊笑着对管文献道。

“还不是得感谢胡老哥?如果不是胡老哥,我也淘换不了这么多宝贝。”管文献爽朗的道。

管文献也和胡俊认为的一样,觉得挑出来这两件是假的,其他的都是真品,心里很是高兴。

这高兴也是对的,古玩这种东西鱼龙混杂,如今造假的工艺也是越来越高,足以以假乱真,就连林博然那样的鉴宝师,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二十来件有两件假货,那就跟二十来件部都是真货一样,值得高兴。

张辰摇了摇头:“可能让你们失望了。”

“怎么了?”管文献完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张辰指着他挑出来的那两件东西,认真的说道:“这两件是真品,其余那十九件都是假的,几乎都是现代工艺制作的。”

饶是管文献,身子都是踉跄了一下,这对爱好古玩的人来说,简直是个打击,他头脑发懵的道:“只有两件是真品?”

“嗯,而且这两件真品也不之前,这个碗有破损,后期有人用技术缝补了一下,看着完好如初,实际上很不值钱。”

“另外一件青花瓶无论从年代还是做工来看,也只属于很普通的古董,价格在七万块钱左右。”

“这,不可能吧?”管文献看向了胡俊。

这些东西都是胡俊介绍来的,可现在一看,二十多件,竟然连一件值钱货都没有?

胡俊的表情变得阴沉了起来,货都是他介绍的,现在张辰说没一件好货,他的脸上有些挂不住。

此刻,他对张辰道:“信口雌黄!这里面明明有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