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远吩咐道:“你们先把人看着,我去找找钟副支队长,向他们借一间审讯室。”

范义通二人立即点了头。

罗俊却又忍不住多看了一眼被他们死死控制住的这个青年男子,内心还是有着许多疑惑。

慕远没有多做解释,径直去了钟副支队长的办公室。

“笃笃笃……”三声清脆的敲门声。

房间内传来一个平淡的声音:“请进。”

慕远当即推开了门。

“咦?慕中队,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慕远悠悠然地说道:“人已经抓到,自然就回来了。”

“抓到了?”钟副支队长有些难以相信。

慕远他们才从自己这里离开多久?不到半天呢,这就把人给抓了?

要知道,就算他们秦川市公安局多部门合成作战、资源共享,想要如此短时间里锁定一个人,并成功实施抓捕,基本上是不可能的,除非运气好到爆了。

气质清纯可人元气少女青春阳光写真

而慕远他们离开的时候,都没有与市局的几个特殊部门联系过,更不用说是借用对方的技术手段了。

那慕远是怎么把人给抓到的呢?

他对自己刚才交给慕远的那些资料非常了解,里面除了由那一聊天账号登陆所用手机的部分相关信息之外,就只有以前登陆的几个地点了。

这些数据,手机的那些相关信息还有些作用,但若是对方没开机、或者没接入网络,那些信息没有任何作用。

甚至就算是开了机,有数据交换,但若是没有网安等部门的技术支持,同样不可能准确定位到人。

可现在慕远却所人抓到了,钟副支队长能不意外?

“抓到了。”慕远再次重复了一句,“在一个工地上抓到的,我们现在需要审讯,能不能借一间讯问室?”

“讯问室当然没问题。”钟副支队长站起身来,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问道,“慕中队,你能说说,人是怎么抓到的吗?”

慕远腼腆地笑了笑,道:“其实……抓人很简单的。”

“可是你没有借用网安等部门的手段啊?”钟副支队长觉得这简直难以理解。

慕远愣了愣,认真地问道:“一定需要用这些技术手段才能抓到人吗?其实……我刚才之所以找钟副支队长要那一社交账号的相关资料,主要不是为了要这个账号登陆的手机信息,而是要他之前登陆地点的信息。通过这些登陆地点,结合心理学上的一些东西,可以大致确定一个嫌疑人的活动范围的。再结合我们这件案子自身的一些特征,便将嫌疑人的活动范围进一步缩小了,就在一个工地。然后,我与工地上的人逐一见了面,通过对话观察,找到了嫌疑人。”

钟副支队长听得是一愣一愣的。

虽然慕远说起来很简单,但常年办案的人却知道,慕远所说的每一句话,定然包含了太多专业的知识。

而这些专业知识,慕远没有作详细的说明,钟副支队长也没打算听,就算慕远姑且说了,他姑且听了,也还是听不懂。

可这也从侧面证实了慕远的专业素养确实经受得住考验。

这种通过有限的资料,就能锁定嫌疑人的操作模式,很牛逼!

感慨归感慨,他还是相信了慕远的这番话。

“走吧!我带你去讯问室。”

钟副支队长说完,便起身走出了办公室。

秦山市刑侦支队与办案中心并不在一栋楼,他们几人来到对面那栋楼的一楼时,范义通三人早已侯在那里了。

钟副支队长目光落在那被押在两人之间的青年男子脸上,目光有些怪异:还真抓了个人?

那青年男子一看到钟副支队长这样一位有“领导”像的警察走过来,立马蹦跶起来,嚷嚷道:“领导,我没犯法,他们乱抓人!我……”

钟副支队长心头虽有些茫然,但表情却无比严肃,道:“你犯没犯法,那得用证据说话,你声音再大也不管用。如果你是无辜的,等我们调查清楚,自然会放你走。”

慕远瞅了瞅钟副支队长,心头有些惊讶,看来人不可貌相这话果然是有道理的。

那男子还要继续闹腾,可惜已经没人理会。

他被范义通和罗俊两人夹在中间,也没什么可挣扎的空间,在钟副支队长和慕远进了办案中心后,这家伙也被强制带了进去。

……

审讯室内,这人被固定在铁质的审讯椅上。

慕远坐在对面,悠然地看着对方。

“你叫什么名字?”慕远问道。

那人颇有几分桀骜地瞪了慕远一眼,道:“刚才我不已经说过了吗?我叫王天富。”

慕远点了点头,道:“三年前,你在什么地方?”

“三年前?我三年前去的地方多了,我咋知道你问的是哪儿?”

“准确地说,是三年零三个月前!”慕远丝毫没被对方的语气所影响。

王天富眼神转动,张嘴就要说什么,抬头却看到慕远那仿佛智珠在握的眼神,颇有几分心虚,到嘴的话又改了口:“我……在西华市。”

慕远嘴角微翘,眼中现出几分笑意,道:“你在西华市哪一个县?”

“……浦锦县。”王天富有些犹豫,但还是说了出来。

他知道,自己曾在浦锦县待过这件事情并不是什么秘密,撒谎没有任何意义。

“你在浦锦县做什么?”

“打工!也是在建筑工地上。”

“你从事的工种是什么?”

“就是我现在做的这些,墙面抹灰。”

“当时在哪个工地上做工?”

“不记得了。都过去这么久了,谁还记得工地名字?”

“当时,你们工地上有哪些人?”

“这我怎么记得?人那么多……”

“捡你记得的说吧。”慕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问道。

王天富仿佛陷入了沉思,半晌后才道:“有个叫窦军的,然后……还有个叫张勇的,然后……确实记不起来了。”

随着慕远问话的深入,坐在旁边的范义通几人看向慕远的眼神越发崇敬。

之前他们在工地上的之后,就已经听对方说过他的名字。

但那时候他们也没多想,毕竟叫王天富的人多了去了。

可现在,在与窦军、张勇等名字对上号,再加上同在浦锦县,这个情况基本上已经稳了。

在千里之外的城市里,随便揪了一个人出来,居然都是之前那张便签纸的名单上,这……确实非常神奇。

范义通、蔺晴二人还好一点,毕竟一起破过多起案件,对慕远的神奇已经有一定的免疫力了。

可罗俊就不一样了,他看向慕远的眼神,就仿佛看着天桥上算命的。

他们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是因为赵怀军所用聊天账号的登陆地点。

可根据这个登陆地点找到的居然不是赵怀军,而是赵怀军当初的工友……

在场的都不是傻子,自然能猜到这里面肯定有些问题。

虽不能保证这王天富一定就是凶手,但至少他比别人参与得更深,知道的情况也更多。

“看来那件事情确实是你干的。”慕远无比肯定的说道。

范义通等人内心虽然惊讶,但这时候也知道不能露了马脚,一个个都目光审视的看着王天富,那眼神,仿佛已经看穿了一切。

王天富眼神深处闪过一丝颤动,道:“你说什么?我不知道你的是什么。”

“不!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我……”

“魏成祥!你认识吗?”

“这个……这个我认识,他是我们当时的工头,我们干的活儿都是他包的。”

“那你刚才为什么没提他的名字?”

“我……我以为你问的只是工人,他是老板嘛。”王天富很是义正言辞地说道。

慕远一脸平淡,继续问道:“其他人你真不记得了?”

“这个……确实想不起来了。”

说完,慕远提了提放在桌子上的物证袋,里面有一部手机。

“范哥,你去找一下钟支队,把里面的数据提取出来。”

“好咧!”站在一旁的范义通立刻行动起来,提着手机就出去了。

讯问室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没有人说话,气氛逐渐凝固。

王天富坐在审讯椅上,屁股不时地挪动着,仿佛上面有刺……

半晌之后,范义通忽然推门进来,脸上难掩激动之色。

“慕队,手机的数据弄出来了……”他没有说下去,眼睛瞧了瞧王天富。

因为他不确定自己是否应该将情况当着王天富的面说出来,至少他还不清楚慕队到底是如何安排的。

慕远“哦”了一声,随后问道:“情况如何呢?”

范义通这下没什么犹豫了,直接说道:“就是这部手机!机身串号能对上。”

慕远转头看向王天富,笑了,像只狡猾的狐狸。

“王天富,你不觉得你应该说些什么吗?”

王天富心很慌……

“我……我说什么?我……”

“赵怀民!这个名字你应该很熟悉吧?”

王天富眼神微变,然后做出一副思索的样子,半晌后到:“我记起来了!你一说这名字我就想起来了,当时确实有个工友叫赵怀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