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或许今日好事多热闹,佩里斯别馆在寂静后再次迎来一支渐行渐近的队伍,清晨的霞光倒映在漆黑甲胄,泛起丝丝庄严厚重感。

等等?甲胄?

负责守卫佩里斯别馆的四位猩红之盾军团士兵面色蓦然凝重,望着远处行来的普普通通骑兵队伍,内心升起莫名的颤栗,仿若致命的危险在临近。

“禁止行进,这里是佩里斯别馆,请问你们是什么人?”为首的一位猩红之盾军团士兵上前几步,屹立在青石街道,沉声问道,这是他的职责所在,无法逃避。

当然,在此前提,他内心已有所考虑,利蒙坦卢的繁华虽已重现,但暗处的戒严却结束,他相信不会有人敢在这种时候肆意动手。

“就是这里吗?佩里斯别馆!”

莫德里安双手拽住缰绳,减缓速度,望着面前优雅精致的建筑,隔墙的柳条露出一丝绿意,和埃达拉斯城本尼所居住的府邸风格颇有些相似。

他所感受到的幽暗宝石破碎时散发出的法术波动痕迹就在眼前建筑内部,而且在前行的路途中,达勒家族及时送来情报信息。

“贵族之间的联姻。”莫德里安目光晦暗,达勒家族不愧是斯托克王国内最负盛名的古老家族之一,其所拥有的眼目让他感到心惊,此前离开时的想法倒显得有些小气。

没有在意门前的守卫,莫德里安下马前行,甲胄间的摩擦碰撞声让四位猩红之盾军团士兵不由得握紧手中利刃,双目紧锁漆黑甲胄身影。

未等到他们继续出声,一缕缕阴影在脚下蔓延,旋即泛着寒光的匕首轻轻架在脖颈,冰冷的寒意刺痛着肌肤。

“该死的,是阴影刺客。”四位猩红之盾士兵蓦然止步,面色微微苍白,不敢有所动弹,捍卫之心退却,对生命的渴望占据内心。

肉肉圆脸草莓味少女唯美清晨起床照

嘎吱!

赤血红木门再次被打开,清凉的绿意吹拂过莫德里安面庞,身后的崔法利军团士兵鱼贯而入,德莱厄斯也紧随莫德里安的身形步入别馆。

踏足廊道,两侧翠绿的枝条轻轻舞动,攒集着尚有夜来露珠的余点,朵朵鲜艳的花卉装饰着铺满一层黏土的草地,柔软的地面另有一种趣味。

越过拐角,莫德里安在廊道尽头见到发出信号的索菲娅,此时那张清冷的脸庞上难掩一丝厌恶,翠绿色的法术屏障阻止面前贵族青年的接近。

“呵,很熟悉的场景,我这是要做反派了吗?”莫德里安见此情景,愕然想到,没有迟疑,快步向前。

啪!

清脆的声音响起,白皙厚实的手掌攥着梅雷迪斯的脑袋,黑色头发从指缝处露出,莫德里安微微用力,直接拽着这位花花公子后退。

“遵循承诺而来,索菲娅姐姐!”莫德里安微微耸着肩膀,望向面前的索菲娅,金色长发半遮掩住绝美的面庞,依然那么清冷,却有着与外表不相符合的暴躁脾气。

索菲娅闻言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无情的时间带走曾经的记忆,陌生感似墙壁般竖在两人之间,让人无可奈何。

“是想要拒绝联姻吗?”莫德里安见此并不在意,上一次见面后,就已注定一些东西,很残酷,也很无奈,曾经深刻内心的记忆,在长久时间未曾联系下,变得愈发陌生,或许有一天会变成陌生的熟悉人,相见却只能互相点头。

“我只是不想要成为牺牲品。”索菲娅轻抿嘴唇,清冷面庞上带有丝丝厌恶,紫罗兰法师塔的经历让她对梅雷迪斯产生极大的厌恶,一位臭名昭著的花花公子,但是对方身后的背景却又让她不得不忌惮。

“他是达卡马公爵的次子,如果……如果不太能够拒绝联姻的话,我希望可以离开利蒙坦卢,去哪都无所谓。”

“哈,逃婚!?”莫德里安诧异地看了一眼索菲娅,没想到眼前这位名义上的姐姐性格如此刚烈,而且看其样子是早有准备。

“不用,我想阿诺德家族会很乐意解除这次联姻的话,毕竟婚礼还未举行,订婚也未完成。”莫德里安低头望向手中紧抓着梅雷迪斯,他有自信,达卡马公爵应该受到了一些讯息,毕竟这里利蒙坦卢,此前的纷争阿诺德家族不可能不关注。

“你说是吗?”

“去你女马的,莫德里安,别以为你背后站着达勒家族就这么横?霍勒斯那家伙也不过是个遗弃者。”杂乱的黑色头发随意披散,梅雷迪斯满脸阴狠恶毒咒骂说道。

“今天我会让你走不出………”

啪!

莫德里安伸出右手重重拍打着梅雷迪斯的脸庞,看着那张愤怒阴狠的脸庞,他感觉到身躯的鲜血微微泛热,是恶趣味在作怪吗?

不,只是想要发泄,只是想要痛快的殴打。

“看来上次你并没有帮我向达卡马公爵大人带句话,否则你今天不该这样讲话的。”

“来,告诉我,说你不想要和佩里斯家族联姻!”莫德里安俯视着此刻脸色涨红不断挣扎的梅雷迪斯,善意提醒说道。

“槽,我不会放弃这段联姻的,等着吧,我要你看着………”

啪!

又一个巴掌重重扇在梅雷迪斯的脸庞,虚浮的脸庞上浮现清晰可见的红色印记。

“不,你不想,告诉我。”莫德里安坚持不懈的说道,即使身后有灼热愤怒的视线在凝视着他,可他不想去在意是谁,德莱厄斯会为他阻挡他一切意外情况。

“干,我想要你死……”

啪!

“不,你不想,告诉我。”

“我不会放弃……”

啪!

“不,你不想,告诉我。”

“唔…..卟……”

啪!

“不,你不想,告诉我。”

“唔…….呜呜….呜呜……”

“不用再打了,梅雷迪斯可能想说他不想……..”索菲娅有些不忍的开口说道,此刻梅雷迪斯的面庞那里还有此前见面的温和笑容,满脸的红色印记,丝丝血痕映衬祈求神色,可怜而令人感到心酸。

“哦,是吗?”莫德里安皱了皱眉头,晃了晃手掌,太过用力,有些疼痛。

俯视看着手里涕泗横流的梅雷迪斯,随手丢弃在地面,然后整理衣衫走向正厅。

德莱厄斯恰到好处的微微侧过身体,露出被阻拦的正厅众人,惊骇、愤怒、无奈、幸灾乐祸等等各种不同的神情浮现在贵族们的面庞,颇有些人生百态的意思。

忽略掉那位熟悉陌生的中年贵族,莫德里安轻轻站立在魁梧老人身前,磅礴的压力似山岳加身,他浑不在意的说道:“达卡马公爵,很高兴能见到你。”

此时穿着礼服的魁梧老人半眯眼睛,深邃瞳孔内平静无比,看不出一丝情绪流露。

“很荣幸见到你,莫德里安男爵,盖伊陛下想要在近些时日内,邀请你前往圣伯纳尔宫。”

“刚刚的话语你也听见了,贵公子似乎不想要这桩婚姻,那么我们就成他吧。”莫德里安耸了耸肩膀,面容真诚说道,如果不在意那双手上沾染的鲜血,确实很真诚。

“利蒙坦卢很繁华,这里很安,一些打破规则的人可能会很不受欢迎。”达卡马公爵继续独自说道,只是那磅礴的气势似惊涛骇浪,愈发不可阻挡。

“那么我就带着索菲娅离开了,希望梅雷迪斯未来能找到更好的联姻对象。”莫德里安微笑着说道,然后直接转身离去,留下一众目瞪口呆的贵族。

看似莫德里安和达卡马的交谈话题毫无联系,却是两者的言语交锋。

达卡马很强势,言语中时而代表荣登王位的盖伊陛下,时而会拿利蒙坦卢内的上层贵族来压迫,可惜莫德里安并不吃这一套。

他和盖伊陛下的关系早在来到利蒙坦卢后就已结束,至于上层贵族,抱歉,他将回到王国北地,回到瓦洛兰领,他不信那些精明的上层贵族仅仅会因为毁去一桩联姻就贸然得罪于他。

而且在他和达卡马交谈的时候,其他的贵族势力没有插手其中就可窥见一二。

至于布鲁克佩里斯,这位猩红子爵,莫德里安从头至尾都没看一眼,在离开佩里斯城堡,在处决卡迪尔后,就已代表他们以后将再无交集。

见到莫德里安如此从容离去,达卡马公爵双眸微睁,想要踏步向前,却不想德莱厄斯移步阻拦,黑色切割者发出欢悦的颤鸣声。

清晨的温和阳光洒落,达卡马公爵却感受不到丝毫温暖,凛冽的寒意浸透肌肤,刺透着灵魂,不止是眼前的高大身影,还有那些伫立在廊道的士兵,最终他内心轻叹一口气,放弃所谓的贵族脸面。

果然如盖伊陛下所言,莫德里安男爵很不简单,那么暗潮结束了吗?达卡马公爵不知道,只是从今天佩里斯别馆来看,似乎一切都在朝着未知方向前进。

“该走了,索菲娅姐姐!”莫德里安回到最初的地点,看着面前有些呆愣的索菲娅,轻声说道,把她从沉浸的世界里唤回。

“好的!”索菲娅闻言脸色微红,然后回首看去,见到父亲正在看着自己,无奈里夹杂着祝福,此后家族的义务将与她无关。

脚步轻轻,索菲娅跟随着莫德里安缓缓走在柔软地面,只是此刻的心情再也不同,是离别的伤感?还是自我选择的庆幸?她不清楚。

……………………

“布鲁克子爵,我先离开,次子需要治疗一番。”达卡马公爵说完,不等答复,直接过去抱起梅雷迪斯,匆匆离去。

等到身影消失在绿意廊道后,其他留下的众多贵族们也纷纷辞行,今日的见面让他们窥见到一丝不简单的气息,还有达卡马公爵对待莫德里安男爵的态度,似乎有着别样隐情。

以及今后对待佩里斯家族的关系,该如何做?他们需要尽快汇报到家族里,然后等待家族的决定。

星陨历1459年,繁春之季,一月二十一日。

利蒙坦卢的繁华依旧,喧闹的街道上一支看似普普通通的骑兵队伍消失在城门通道,未惊起一丝波澜。

……………………

节奏加快,开启新一卷啦!

下一章更新很迟,樱花要整理大纲,可能会在半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