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耽搁姜云凡的时间,云圣长老嘱咐了两句后,便离去了。

苏雍皇回头,看向姜云凡:“我扶你进去吧。”

姜云凡点了点头。

神玉山本是一座神山,并无洞穴。

来此修行的弟子们也都只是在神域山外的道场中感悟玉山的精华修行,提升武道。

但是为了夏青鸾。

归见风直接将神玉山打穿,直至其中最精华的位置,开辟洞穴。

为夏青鸾提供神力休养。

玉山中,越走越冷,没有了碧海苍灵龙的力量,姜云凡虽然醒来,但是伤势依旧未曾痊愈。

状态也是极差。

刚刚走到寒玉地带,姜云凡便有些哆嗦,脸色也跟着白了几分。

这样的姜云凡,带着几分病态。

清纯大眼睛美女露白嫩咪咪好诱人写真

苏雍皇不忍,直接渡力量,护住姜云凡,继续前行。

寒玉的玉髓之地,便是寒玉洞了。

“就在这里。”苏雍皇道了一声,带着姜云凡踏入其中,寒玉洞中透着刺骨的寒气,即便是有苏雍皇的神力守护,姜云凡已经能感觉到微微的寒风吹来,他有些蹙眉。

“青鸾就这里吗?”

“这么冷,她怎么受得了?”

姜云凡蹙眉,开口,声音之中有听得出的担忧。

感受到了姜云凡的情绪,苏雍皇轻声开口道:“她的伤,只有在神玉山中的寒玉洞中才能得到一定的舒缓,也只有在这里,教主与长老等人借助神玉山中最精髓的力量才能压制她的伤势。”

“若是在外面的话,恐怕…”

说道这里,苏雍皇没有继续说下去,姜云凡缓步走上前去,摸索着。

他在找夏青鸾所在的位置。

“她还好吗?”

“她的伤很严重,即便有教主与诸位长老轮流出手,也会被她伤中劫光吞噬,在回来那天,她便被宇文教主以寒玉髓雕刻的玉棺冰封了,只有这样才能极大程度的贮存她身体中的生命力,也能将神族劫光对她的伤害降到最低。”

闻言,姜云凡抿唇,好久都没说话。

苏雍皇就静静的站在他身边,陪着他。

“我想陪她说说话,可以吗?”

“嗯。”

苏雍皇点了点头:“她可以听到的,但是没有办法回应你,我去外面等你。”

说完,她转身,除了寒玉洞。

姜云凡则是一点点摸索,缓缓走到玉棺旁。

玉棺旁,有一个寒玉雕刻的凳子。

他做在上面。

虽然他什么都看不到,但是,若能,他的目光一定是盯着眼前的。

即便是没有了眼睛,他也会看着她。

“青鸾,我是云凡哥哥。”姜云凡的嘴唇有些颤抖。

声音也有些干涩。

“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让你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姜云凡的声音带着浓浓的自责。

“是云凡哥哥不好,当初就不该狠心把你一个人留在神族的,如果我当初带你走,今天的事情就不会发生的。”姜云凡的手落在玉棺上,轻轻的摸着,就像是在摸夏青鸾的脸一般,即便是隔着玉棺,他依旧小心翼翼。

生怕伤到她。

“青鸾,云凡哥哥一定会救你的,我不会让你在这玉棺中躺一辈子的,不管如何,我都会治好你,让你完完整整的站在我的面前,我好像在亲亲你,抱抱你,也好像在听你笑着叫我一声云凡哥哥。”

“给我点时间,一定要等着我。”姜云凡的声音带着悲戚。

甚至是哭腔。

但是,他在忍着。

“等你好了之后,我们就回家,父王和母妃还有云曦还等着看我们成婚呢。”

“等你好了,我们就离开这里,回家。”

“你说过想回家的。”

“别怕,云凡哥哥带你回家…”

姜云凡起身,趴在玉棺上,将额头印在上面。

玉棺中,夏青鸾静静的躺在其中,她穿着干净洁白的衣衫,静静的沉睡。

但是,衣衫下,她的伤口并未愈合。

因为她身上的每一道伤口中都有一道劫光存在。

劫光在夺取她的生命。

因为有玉棺的冰封以及寒玉洞中的精纯力量镇压,她的伤势没有扩散,更加不会流血。

虽然,身处冰封之中。

但是,她的感知还在。

她,听到了姜云凡的声音,可是现在她给不了姜云凡任何回答。

寒玉洞中,寂静无声。

一个看不见,能听见。

一个能听到,却不能说话。

这样的分离,让着寒冷的玉洞更增添几分凄楚。

听着姜云凡的话,夏青鸾眼角有泪水滑落。

这是她给姜云凡的回应。

寒玉洞外,苏雍皇没有偷听姜云凡对夏青鸾的话,站在远处,她却一直看着他。

关注着他的状况。

姜云凡的情况也不是很好。

“你伤还没好,今天就先到这里吧,过段时间再来看她,好吗?”苏雍皇的声音在洞外传来。

姜云凡起身,缓缓走出寒玉洞。

在苏雍皇的搀扶下,走出神玉山。

路上,姜云凡开口:“雍皇,谢谢你。”

苏雍皇扶着姜云凡,缓缓的走着,她垂眸看着脚尖,轻声回应:“你说过的。”

“嗯。”

“你现在的状况还不是很好,需要休养一段时间,夏青鸾的情况你也知道了,每天都会有长老为她输送力量,她暂时没事的,你因该努力康复。”苏雍皇在姜云凡身边说着,姜云凡笑着点头。

随后,他问道:“神族的人,来过吗?”

“来过的。”

“七天前,帝君与神王古天阙的约定结束后,神族便排出数千的强者出动,遍布五方圣域,都在寻找你和夏青鸾,自然也来过乾坤圣教。”

闻言,姜云凡微微沉默。

他没有继续问下去,既然他现在还在乾坤圣教之中,就足以说明一切了。

在加上这一路走来,乾坤圣教的弟子也都有什么情绪变化。

说明,神族与乾坤圣教没有发生冲突。

那暂时还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他却没有久留乾坤圣教之心。

之前,他在圣战中为乾坤圣教赢的荣耀,而后在神族之中乾坤圣教也已经为他出手一次,他们之间已经算是两清了,至于这段时间的照顾,他日他会想办法报答,但是他若继续留在乾坤圣教之中,那可能会让乾坤圣教与神族决裂。

虽然神族强者来过乾坤圣教,没有发现他。

但是,他相信在乾坤圣教附近,一定会有神族之人在监视。

他留在这里,始终不妥。

一旦被神族之人察觉,那对乾坤圣教百害无一利。

他不能这么自私。

一路无话,直到姜云凡回到了房门前。

这时,苏雍皇突然开口:“姜云凡。”

她叫住了他的名字。

姜云凡微微回头。

苏雍皇盯着姜云凡,一双美眸闪动,带着几分犹豫,她紧握玉手,紧咬红唇,顿了片刻后,终是鼓起勇气说出来那句藏在心中的话:“姜云凡,今后,可以让我做你的眼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