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了,来了,不知这位道友还要点什么灵酒?”圆脸男子快步走了进来,满脸含笑的问道。

“给我来一壶,不,来两壶千花醉,哼,我可不是某人,一桌两千块灵石的酒席,喝几十块灵石的灵酒。”赵胜有些轻蔑的说道。

石樾闻言,眉头一皱。

“赵师兄,你是不是有点醉了?”慕容晓晓柳眉微皱,开口说道。

“谁说我醉了,我没醉,我说的是事实,吕师侄这桌酒席要两千块灵石,喝几十块灵石的灵酒,你们不觉得丢脸么?”赵胜开口反驳道,望向石樾的目光满是轻蔑之色。

“掌柜的快去拿酒。”赵胜冲圆脸男子说道。

圆脸男子应了一声,转身离开了,没过多久,他捧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托盘上放着两个银色酒壶。

“道友慢用。”圆脸男子放下两壶灵酒,转身就要离开,但他还没走两步,又折了回来。

圆脸男子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石樾,眼中满是疑惑之色。

“怎么了?掌柜的?”吕天正见此,眉头挑了挑,好奇的问道。

“太像了,真是太像了。”圆脸男子望着石樾,低声喃喃自语道,他略一犹豫,冲石樾问道:“敢问这位小友可是姓石。”

“正是,不知前辈有何指教?”石樾点头说道,眼中满是疑惑之色。

清爽草莓萌妹子好可爱

“不知石云轩跟小友是什么关系?”圆脸男子接着问道。

“那是家父,怎么?前辈认识家父?”石樾面露古怪之色的说道。

石樾跟父母来过飞仙楼,不过他父母并未跟他说过认识飞仙楼的掌柜的。

“太好了,令尊好几年前在本店订制了一壶灵酒,却迟迟没有来拿,不知小友能否通知令尊来领取这壶灵酒?”圆脸男子满脸堆笑的说道。

“灵酒?家父已经去世多年了。”石樾闻言,摇头说道,神情有些黯然。

“什么,令尊过世了?”圆脸男子听了此话,眉头挑了挑,略一沉吟,开口说道:“既然令尊去世了,那小友就把令尊订制的灵酒取走吧!不过还请小友出示一下身份令牌,验证一下身份。”

石樾点了点头,手掌往腰间储物袋一摸,手上便多了一块青色的方形令牌,令牌的正面镌有一团青色火焰的图案,上面刻着“太虚”二字,反面刻着“石樾”两个大字。

注入法力后,青色令牌顿时光芒大放,青色火焰晃动不已。

石樾将令牌递给了圆脸男子,后者查看了之后,满意的点了点头,将令牌还给石樾。

“石小友,稍等。”圆脸男子丢下一句话,便转身离开了。

“石云轩?石师侄,石师叔是你爹?”慕容晓晓低声喃喃自语了一声,眉头一皱,开口问道。

“正是,怎么,慕容师叔认识我爹?”石樾点了点头,好奇的问道。

“石师叔在世的时候,在修炼上指点过我,石师侄,若你日后遇到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慕容晓晓一脸认真的说道。

“那就多谢慕容师叔了。”石樾闻言,满脸堆笑的说道。

赵胜见此,眉头紧蹙,没有说什么。

“石师弟,原来令尊是结丹期修士,看不出来阿!”吕天正冲石樾微微一笑,打趣道。

石樾闻言,轻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

赵胜听了三人的对话,眉头紧蹙。

没过多久,圆脸男子手捧这一个金色酒壶走了进来。

“石小友,这是令尊生前订制的紫参酿,不但有洗经易髓之效,还有精进法力之效,结丹以下的修士服用都有效。”圆脸男子开口介绍道。

说完,他给石樾倒了一杯,酒水是紫色的,香气扑鼻,石樾闻之为之一振。

“掌柜的,这紫参酿多少灵石一壶?”赵胜皱着眉头问道。

“六百。”

“掌柜的,能不能把那两壶千花醉换成紫参酿?”赵胜开口问道。

“这恐怕不行,紫参酿是限量供应,只出售给结丹期以上的修士,并且还需要提前定制,其他人有灵石也买不到。”圆脸男子摇了摇头,面带微笑的说道。

听了此话,赵胜眉头紧蹙,神色有些失望。

“各位慢慢享用美食吧!外面有一名小厮在伺候,有事喊他就是。”说完,圆脸男子转身离开了。

“慕容师叔,吕师兄,尝尝我爹订制的紫参酿。”石樾端起酒壶,先给慕容晓晓倒了一杯,然后给吕天正和自己倒了一杯。

他给自己倒了一杯后,也给赵胜倒了一杯。

看到这一幕,吕天正眼中飞快闪过一抹惊讶之色,他没有想到石樾居然还给赵胜倒酒,这典型的以德报怨啊!

慕容晓晓见此,望向石樾的目光飞快闪过一抹赞许之色。

赵胜见此,脸上满是古怪之色,但他也没有拒绝,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紫参酿蕴含的灵气比他的千花醉还要浓郁,慕容晓晓这样的筑基修士,喝了两杯就受不了了,石樾只是喝了小半杯就觉得一股气血直冲脑门。

见此情形,石樾没有继续喝下去,赵胜喝了两杯后,脸色涨得通红,不敢再喝第三杯,见此,石樾收起了金色酒壶,打算留着以后喝。

接下来,吕天正跟石樾三人闲聊了起来,四人一边聊天,一边吃菜喝酒。

吕天正跟石樾聊着修炼上的事情,跟慕容晓晓以及赵胜聊炼丹,没有冷落任何人,让石樾三人都感到十分开心。

这顿饭,四人吃了半多个时辰,慕容晓晓和赵胜还好,脸色涨的通红,吕天正满面红光,而石樾体内血气翻涌,一股庞大的灵气在他体内四处乱窜。

吕天正赶紧换来门外的青衣小厮,让青衣小厮给石樾安排了一间客房。

关上房门后,石樾立刻进入掌天空间,他在血气果树下盘膝坐下,运转《太虚诀》,炼化体内到处乱窜的灵气。

那些菜肴也就算了,石樾他爹生前订制的那壶灵酒,蕴含的灵气实在太多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石樾睁开了双眼,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他一睁眼,就发现了自己的变化,神识又强大了一些,对于天地灵气的感应也强不少。

显然,他是突破了,从炼气五层进阶到炼气六层。

发现自己晋入炼气六层后,石樾脸上浮现出一抹喜色。

突然,一股闻之欲呕的臭味传入了石樾的鼻子中。

他轻嗅了几下,惊讶的发现臭味是从自己身上传来的。

与此同时,他觉得身上黏糊糊的,他抬起手臂一看,只见手臂上多了一层黑色的污垢,散发着一股难以忍受的腥臭之味。

石樾见此,口中念念有词起来,没过多久,一团数丈大小的白色云团便在他头顶浮现而出。

“落。”石樾一声低喝。

话音刚落,白色云团一阵翻滚涌动,淅淅沥沥的雨点便倾洒而下。

石樾脱掉身上的衣服,在掌天空间洗起澡来。

洗完澡后,石樾从储物袋里取出一套新衣服换上。

将身上的污垢洗掉后,石樾觉得神清气爽,无比的舒服。

他给灵药施雨后,便退出了掌天空间。

一退出掌天空间,石樾就看到了悬浮在屋内的一团火光。

石樾手指一弹,一道白光一闪而出,击在火光上面。

火光顿时一涨,吕天正的声音骤然响起:“石师弟,为兄有事先回去了,你炼化体内的灵气后,自行回去吧!”

说完,火光微微一颤,化为点点红光溃散了。

石樾伸了一个懒腰,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