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迅走上前去,接过黑色的兔子,查看了一下说道:“像是幽冥兔,以前听老战士说起过。

听说,这一带到了夜间会有幽冥兔活动。

听他们说,凶兽级别的幽冥兔体内有时会出现一种会发光的幽冥珠。。

我们来这边也不下十次了,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凶兽。”

紫殊闻言,也围了过来,她看到兔子的耳朵诧异道:“咦,四只耳朵的?和一般的兔子果然不一样。”

狼牙这时也走了上来,接过山猫手里的另外两只幽冥兔,说道:“当然不一样了,它和兔子是两个物种,只是身体看着像兔子而已。

走吧,将它收拾出来,早上就吃它们了。”

他后面这句话是对迅说的。

紫殊在迅和狼牙出去之后,就转身去洗了一把脸。

然后,架起木柴引燃,将昨天晚上熬的汤再热一下。

山猫在幽冥兔被迅和狼牙两人接过去之后,就匆匆忙忙的跑出去放水去了。

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起来,出去放水的放水,洗脸的洗脸。

国际小姐高清旗袍摄影

没一会,迅和狼牙就提着收拾好的幽冥兔进来了。

迅来到紫殊身边,将一颗手指头大小的白色珠子递给她说道:“我们运气不错,三只幽冥兔的体内,就找到了两颗幽冥珠,我们留一颗,这一颗给你。”

紫殊接着珠子,拿在手里看了看,有些像珍珠,呈乳白色,挺圆润的,和她的拇指差不多大小。

“大哥,既然这幽冥兔的体内长了珠子,那它还有凶兽核吗?”

紫殊将幽冥珠揣进了怀里,还顺口问了一句。

“有啊,怎么没有了?这幽冥珠也不是每只幽冥兔都有的。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就没有人知道了。”

迅一边回答,一边将幽冥兔串好,架在火上烤了起来。

右手还不时的翻动,看火候差不多了,就从空间袋里面摸出两包香料,扔了一包过去给狼牙。

将手里剩下的这包,拆开,撒在了幽冥兔肉上。

顿时,山洞里面就满是肉香味。

吃了烤肉,喝了肉汤之后,迅擦拭了一下嘴角的汤汁说道:“山猫,山雕,你们两个今天就在山洞里面休息。

紫殊,芽,鱼,野,你们四个,今天也在山洞里面休息一天。

我和狼牙带人出去查看一下,星月湖附近兽群的情况,顺便再布置一些陷阱。”

“知道了,队长。”

迅等人离开之后,紫殊就将锅碗都洗刷干净了,提着木桶,招呼芽三人也将木桶提上,准备去水潭提些水回来。

“紫殊,用不用我们帮忙?”

山猫看到紫殊带着芽三人提着木桶出山洞,就问了一句。

紫殊摆手说道:“不用,你们休息吧,我们去水潭边提些水就回来。”

紫殊出门的时候,看到不远处被迅和狼牙丢弃的幽冥兔内脏,想了一下,走过去,将这些内脏装进了木桶里面,提着木桶领着芽三人,就往水潭方向去了。

来到水潭边,紫殊将木桶放下,对着芽三人说道:“你们一人去找一根木棍过来。”

“哦,知道了。”

三人应声,放下手里的木桶,就在水潭旁边的折了几根树枝过来,将叶子剔了,拿了过来。

“阿姐,你看这根可以不?”

芽将一根手指粗细的枝条递了过来问道。

紫殊接过来,用手折了一下,居然还挺坚硬的。

“可以。”

她说完,就从木桶里面拧了一截肠子出来,将这截肠子绑在了木棍上。

紫殊提着木棍,来到水潭边,将绑着幽冥兔肠子这头,放进了水潭当中。

几息之后,紫殊就看到了水面波光粼粼,水下好像有无数的身影在朝着自己这边游了过来。

来了。

感觉到木棍另外一端带来的拉力,紫殊右手一抬,哗啦一声,两条剑鱼就随着木棍被甩到了岸上。

芽三人看到这两条剑鱼被甩上了岸,惊呼一声,都围了上来。

紫殊扔下手里的木棍,抽出背上的断刀,就朝着这两条剑鱼走了过去。

她用断刀戳了戳剑鱼背,居然还滑了下来。

果然和山雕说的一样,滑不溜秋的。

剑鱼在紫殊用断刀戳它的时候,居然将那截肠子咬断吃了下去,突然一个翻跃就朝着紫殊咬了过来。

啪的一声,这条箭鱼,被紫殊手里的断刀拍在了地上。

“还真是凶啊。”

紫殊感慨了一句,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是不减,用断刀在箭鱼的身体上不停的戳着。

这剑鱼

刚一跳跃起来,又被她拍到了地上。

几番折腾,地上的箭鱼直接躺地上装死,不动了。

(⊙o⊙)

“阿姐,这鱼了。”芽看着地上的鱼直挺挺的躺着,惊讶出声。

怎么这么弱,才拍了几下,就死了?

“它在装死,哪里死了?”鱼翻了一个白眼,有些鄙视的看了芽一眼。

这都看不出来?

“嗯,确实没死。”紫殊说完,就将断刀重新插回了背上,抽出了腰间别着的匕首。

断刀有些长,不怎么好操作。

她刚一蹲下身子,另外一条剑鱼就一跃而起,朝着她的面门飞了过来。

紫殊身子一扭,就躲了过去。

剑鱼就从紫殊的身前,飞跃到了她的身后。

这条剑鱼一击不中,落地之后,也不攻击紫殊了,吧嗒吧嗒的朝着水潭的方向跳跃而去。

“我去,现在连条鱼都懂得声东击西了。”

紫殊站起身来,对着马上就要跳跃到水潭里面的剑鱼,一脚踹了过去。

然后,很不幸的事情发生了。

“啊,我的脚。”

剑鱼脑袋一转,直接咬在了她的鞋子上,锋利的牙齿穿过鞋子,还划破了紫殊的脚趾头。

“阿姐,你没事吧?”

“大姐头,你没事吧?”

“大姐头,你没事吧?”

有事,怎么会没事啊?我被鱼给咬了。

然而,这么没有面子的话,她怎么可能说得出口。

她咬着牙,摆了摆手,道:“我没事。”

芽:“……..”

鱼:“……..”

野:“………”

真没事,可是阿姐(大姐头),你的脸都扭曲了。

紫殊说完,就不再看三人惊讶的目光,直接抽出腰间的那把铭器,匕首上的铭纹一闪,一道白光划过,啪嗒一声,这条剑鱼被砍成了两截。

紫殊放下脚,踢了踢,这鱼明明已经死了,可是却死咬着她的鞋子不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