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午时的阳光铺满山间青色道路,莫德里安矗立在城门处,眺望着凯文离去的身影渐渐拉长,直至转角处再也不见。

“杰弗里家族!”

莫德里安呢喃自语,褐色双眸内泛着冰冷寒意,此前利蒙坦卢的陷阱让他狼狈不堪,如今又来算计他,这是真的当他不敢反击吗?

回想起达勒家族给予的警告,坦贝法沙大公国,接壤斯托克王国东部,并且背靠莫比俐丁王国,是闻名卡拉迪莫斯大陆的贸易国度。

“通知斯维因冕下来一趟掘沃堡。”莫德里安微微活动脖颈,看来有人遗忘当初瓦洛兰领是怎么建立的了,也是时候给那些阴险虚伪的贵族来点血腥教训。

“是!”格雷戈里低声说道,坚毅的面庞露出丝丝狂热表情,他闻到了战争的味道。

………………….

翠绿的主堡内,议事大厅已经戒严,一列列崔法利军团士兵分布在厅外走廊过道,在外围是由缇亚娜冕卫率领的无畏军团士兵,冷冽的目光巡视四周。

议事大厅内部,莫德里安端坐主位,赵信屹立在身后,右侧首位是德莱厄斯,左侧首位是斯维因冕下,在下面是克烈,这位闻讯而来的约德尔人。

战争沙盘已彻底打开,幕布散落在地上,一位位身穿淡紫色甲胄,盔甲胸口刻印形似骷髅的双刃斧标志的士兵围绕着会议桌,他们正在沙盘上面摆放标志,罗列出各处需要注意的城市和山脉道路。

这些士兵都是来自斯维因亲手组建的雷瑟守备,其中大多数人是足智多谋,且武力强横的中层军团士官,只不过在来到雷瑟守备后,甘愿成为默默无闻的士兵。

………………….

嫩模内衣私房

雷瑟守备:是一个以诺克萨斯统领斯维因为首的军团组织,号称诺克萨斯第一军团组织。其中著名的英雄有亡灵战神塞恩,不详之刃卡特琳娜。在一场与德玛西亚皇子嘉文四世的战斗中,斯维因便是用雷瑟守备这支军团组织打败了德玛西亚皇子嘉文四世,并且将其虏获。

………………….

“我在这段悠闲时间里,重新安排了战争石匠和影流之徒的任务,收获不错,至少王国北地近乎所有的地形都已非常了解。”斯维因轻轻端起身前茶水,品尝一口后,轻声说道。

“只有哀伤之门那边有点困难,其统帅应该不简单,对周围每一处紧要地形都安排了明暗哨探。”

“我们现在主要的对手来自于杰弗里家族,着重放在东侧区域吧。”莫德里安注视着斯维因,思考一会,开口说道。

“领主大人,根据刚刚格雷戈里的叙说,我感觉这次斯托克王国的动乱可能远远不止达勒家族描述的那么简单。”

不远处的格雷戈里察觉到斯维因冕下的视线,神色狂热地昂起脑袋,表现诺克萨斯人对于战争的热情。

斯维因颔首示意,旋即轻轻整理自己的黑色外套,拿起放在会议桌边的手杖,起身走到雷瑟守备士兵身边。

“这里是黑木行省,这里是银松行省,这里是埃达拉斯城,这里是哀伤之门。”斯维因伸手拿起白色的旗帜,分别安插在沙盘的几处地方,然后注视着莫德里安说道。

“这几处地方,都会受到艾蓝法珞帝国的辐射影响。”

“一旦贝希力克王国突破到银松行省,那么谁能腾出手去对付那些肮脏的蜥蜴人士兵?”

“哀伤之门不行,有艾蓝法珞帝国虎视眈眈,那里驻守的军团不会轻易出兵;埃达拉斯城也不行,作为北地贸易中心,受限地形,只能自保。”

“至于其他的贵族势力可能在贝希力克王国入侵到银松行省的时候就会望风而逃。”

初到异世界的时间里,斯维因不仅仅是在适应不同的力量体系,同时也在了解这里的人文知识和风俗地貌,他知晓斯托克王国的地方贵族和诺克萨斯帝国的贵族有很大不同。

“所以最终会出现贝希力克王国士兵肆掠北地的情况?!”莫德里安见到斯维因望过来,语气稍稍低沉一点。

“但是王都利蒙坦卢方面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北地失陷吧?”

“这可不好说,有时候上位者要学会为战略目的放弃一些东西,只要能保证有生力量生存下去就可以。”

斯维因露出一丝血腥的笑容,此时此刻的斯托克王国局势和曾经四处征伐杀戮的诺克萨斯帝国何其相似,割手断臂,为的是更好的生存。

可惜,斯托克王国的处境更为不妙,一旦选择错误,迎来的会是毁天灭地的打击,因为他们没有诺克萨斯帝国强盛的军事力量。

听到斯维因的话语,莫德里安有些沉默,战略上的考虑他还是太显年轻,前世的他甚至从未接触过这方面。

“我不知晓斯托克王国的统治者会如何选择,但是领主大人,我们要为自己的处境考虑下。”斯维因打破沉默,领主大人不懂没关系,只要他能懂就可以,而后拿起两个红色的旗帜,分别插在王国的东北位置。

兰瓦苏尔城堡和坦贝法沙大公国!

“对于坦贝法沙大公国,我不太了解,但是对于我们潜在的敌人,或许说是转为明处的敌人杰弗里家族,我曾询问过影流之主一些信息。”斯维因微微转头,注视着莫德里安身侧的阴影,轻声说道。

“北方大公,戈尔德兰瓦苏尔杰弗里,绝对是一位枭雄人物,如果达勒家族传来的信息大概率为真的话,以领主大人之前所做的事情来看,那么我们就要考虑下来自王国东部的麻烦。”

“兰瓦苏尔城堡,杰弗里家族!”莫德里安脸色有些阴沉,他有些不敢想象,杰弗里家族作为斯托克王国最为顶级的大贵族之一,如果叛逃到别的国家,会在斯托克王国引起什么样的动荡。

最重要的是北地…………

突然间,莫德里安意识到什么,骤然抬头看向斯维因,从那张冷酷的面庞上看到一丝赞许。

“该死,不会真的如我所想那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