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shu.

徐静思没想到乔宇真的能拿出钱来,看来他这段时间在南方混的不错,毕竟对于纯粹的上班族来说,能拿到一千块钱不太容易。

这钱她必须要拿,她可没有忘记从前的种种。

她挑挑眉伸手就去接钱,但乔宇娘却嗷的一声扑了上来,把还没有递到徐静思手中的信封给抢到了手中,她将信封用力的捏在手里,龇牙瞪眼的朝着徐静思叫道,“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这可是一千块钱啊,这些钱都能把房子翻盖了,凭什么给徐静!

“你一张嘴一块就是一千块钱,”乔宇娘腰杆挺的很直了,好像现在有理的人是她了,“你让大家伙评评理,咱们买一块玻璃多少钱?一千块钱,你坑谁呢?”

她都不信这世界上有这么贵的玻璃!

徐静思冷冷的看着乔宇娘,“婶子,杀人偿命、欠债还钱,破坏了别人的东西就要赔,你要是这么横,我只能去派出所报案了!”

反正已经撕破脸皮了,还留什么情面?

乔宇娘已经豁出去不要脸了,“那你去吧,我就是去坐牢,也不会把钱给你。”

有这一千块钱,干什么不行?

徐静思环顾了一下四周,周围挤满了看热闹的人,本来徐静跟乔宇的事情就是村里的谈资,如今乔宇娘又把汽车玻璃给砸了,众人怎么可能放过这个看热闹的机会呢?

周周完美曲线清爽

“嫂子,你不能这样,你这样就是不讲理了,”乔义河说道,“你砸了人家徐静的车,你就得赔。再说了徐静说赔一千块钱,你家老三也没有异议不是?”

乔宇皱眉,伸手把母亲手中的信封拽了过来,径直的走向徐静思。

“老三!”乔宇娘两步上前拦在了乔宇身前,“你要是敢把钱给他们,我就一头撞死在这里!”

乔宇的脸瞬间涨成了猪肝色……

徐静思心中冷笑,她看向身边的徐飞,“看好了,今天务必把钱拿回去!”

徐飞摩拳擦掌,“姐,你跟娘先回去。”

徐静思拍拍他的肩膀,又转身对乔义河说道,“义河叔,麻烦您了啊,我先把车开胡同里去。”

乔义河拍着胸脯说道,“你快去吧,放心,这里有我!”

徐静刚给村里的学校捐了一千块钱,还给村里那么多的贫困户发了米面粮油,如果他今天不为她做点什么,未免寒了人家的心啊!

徐静思心里明镜似的,她不担心徐飞对付不了乔宇娘,因为她知道乔义河会站在她这一边。

她勾了勾嘴角,这就是金钱的力量!

徐静思喊了母亲,“娘,我们先回去了。”

徐静娘害怕自己的儿子受欺负,还怕他拿不到钱。徐静的汽车玻璃要是真的有这么贵,万一拿不到钱,他们岂不是亏大了?

“走吧,娘,没事。”徐静思挽住了母亲的胳膊,示意她离开。

她略微迟疑了一下,然后迈开了脚步,走在徐静思身边低声说道,“这玻璃真的这么贵?”

徐静思点点头,“娘,您先回去,我把车开到胡同里去。”

徐静娘一听汽车玻璃真的这么贵,心里顿时更加愤懑起来,她往前走的时候,扭头看了一眼缠着乔宇又哭又闹的乔宇娘,然后毫不犹豫的走掉了,老乔家算是臭了!

徐静思走到副驾驶跟前,看到驾驶室玻璃上被贴的乱糟糟、黄乎乎的塑料胶带,无比的闹心,也怪自己,明知道把汽车停在路边不安,她还停在这儿,胡同里是窄了点,可是凭借自己的技术,开进去也还可以,就是那天回来太累了,不愿意动弹,就一直扔在那了。

毕竟在文明以及经济高度发达的21世纪,停在路边的汽车除了警察叔叔,其他人谁敢动?定位、监控,分分钟找到你!

周围还有很多等着看热闹的人,徐静思对站在汽车旁边的人摆摆手说道,“大家让让我要把车开出去了。”

看热闹的人自动的向周围散去,徐静思开着汽车,缓缓地朝着胡同驶去……

乔宇看到那辆车的车牌号,目光顿时一凛,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辆车应该是闻霆钧的。

刹那间他的脑海里闪过无数个念头,最后缩成了一个,徐静竟然会开车,难不成闻霆钧也跟着来了?

但是很快的他便被身边母亲的叫喊声惊的回过了神来。

“老三,你说话,你是让你娘去死,还是要把钱给徐静?”

“娘,”乔宇的脸色有些阴沉,“这是要赔给人家的。”

“那你就是让你娘去死呗。”

“娘,我没这么说,”乔宇的声音坚定起来,“做错了事就得改,钱没了我可以再挣。徐飞,”他大声叫道,“过来拿钱!”

徐飞毫不犹豫的就过去拿!

乔宇娘见乔宇真的要把钱给徐飞了,气的手指直抖,“我……我死了你可别后悔!”

“去死吧!”人群外面忽然传来一个带着冷意的声音,是乔义振,他穿着厚厚的老棉袄,背着手拿着烟袋窝子走了过来,“老三,别拦着她,让她去死。”

除了乔义振以外还有老大乔军,他脸色铁青,径直的走到娘身边,二话不说,架住她的胳膊,拉着她便走,他跟爹正在蘑菇棚里干活,有人跑去跟他们说了这件事,他们便急匆匆的跑了过来,正巧赶上他娘要死要活的。

因为自己跟老二种蘑菇挣了点钱,老三也写信回来说自己过的挺好,这段时间他们走在村里也算是又重新挺直了腰杆,却没想到,他娘这一次就把家里的里子、面子败得精光!

乔宇娘一边走一边哭,乔宇却松了口气,拿着钱给了徐飞,冷静地说道,“小飞,跟你姐说,晚上我去你家替我娘道歉。”

徐飞接了信封,似笑非笑的说道,“三哥,道歉就算了,赔了钱就成。”

乔宇看着徐飞,这个原来在村里都不显山露水的少年,如今他已经开始变得飞扬,他忽然很沉默,如果从徐静因为自己去找叶锦堂那次,他就收了心思跟徐静好好过日子,现在的他是不是又是另外一种状态呢?

qis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