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大驾光临,沈家虽然人丁稀薄,也没有很强的修者战力,但只要师有所需求,沈家必定赴汤蹈火,甘为所趋,在所不辞!”

见曾碧没有回应,沈谦德咬咬牙,又狠狠磕了一个头。

沈谦德的眼睛没有问题,一下子看出了曾碧的境界是最高的。

但是他的做法,却让曾碧现在格外尴尬,甚至产生出一股害怕的情绪。

要是楚言因为这件事,觉得他自己被轻视了,然后将愤怒转嫁到自己身……

曾碧禁不住头皮阵阵发麻。

“我需要一些东西。”这个时候,楚言开口说道。

沈谦德抬起头,看看楚言,眸露出一丝迷惑。

你这个小子,看去年纪轻轻,怎么这么不知分寸。

师都没开口呢,你抢着说什么话。

即便你是师那边的人,你也要有尊卑之分,懂不懂?

曾碧害怕沈谦德此刻说错话,于是赶紧道“你听他的。”

短发美女圆润脸蛋黄色吊带裙白瓷肌肤露齿大笑图片

“谨遵师法旨。”沈谦德急忙行了一礼,心想到,这位师对手下的奴仆还真挺不错,奴仆抢话,她都没有责罚。

趁这个机会,曾碧赶紧斜着眼偷看了一下楚言。

见到楚言似乎对于沈谦德的态度不是很在意,她悬着的心才稍稍放下来了一点。

“我需要一些修补阵法的材料。”楚言掰着手指头,将自己需要的一些材料说了出来。

说完之后,他一指刚刚沈谦德乘坐而来的灵舟道“这些材料,把那艘灵舟里的阵法拆解下来,应该差不多了。”

“好好。”沈谦德看在曾碧的面子,此刻连连点头。

“另外还有一件事。”楚言笑盈盈看着沈谦德,“听说,你们发现了一处宝藏?”

有宝山而不入,入而空手而出,那都不是楚殿下的风格。

特别是他踏仙路,明白了仙路资源紧缺的现实后,更是不愿意失去任何一个可以获得天材地宝的机会。

听到楚言的话,沈谦德的表情瞬间凝固了。

他之前这么火急火燎地赶过来,也是担心自己来得晚了,自家族人可能会泄露有关宝藏的秘密。

毕竟之前因为有人口风不严,惹着孔家来争夺宝藏的归属权了。

但现在没想到,自己急急忙忙赶过来,还是晚了一步。

宝藏的秘密,还是暴露了。

“那个……宝藏,只是一处……嗯,其实不是什么宝藏……”沈谦德支支吾吾道。

曾碧眉头一皱,扬手一抓。

旁边那群沈家族人,顿时有人惨叫一声,身子一下子被撕开,血肉横飞。

滚烫的鲜血,撒了旁边众人满头满脸。

沈谦德吓了一跳,整个人都原地蹦了起来。

“少废话,快说!不然我灭你族!”曾碧没好气道。

她可是记得清清楚楚,楚言之前说过,不要让他失望的。

这个时候,沈谦德终于清楚意识到,自己面对的,是一个丝毫不将道理的天心境。

要是不说出宝藏的话,他们族真的可能会被眼前这个天心境给灭了。

要是说出的话,他们沈家得不到,孔家必然也竹篮打水一场空。

如此自我安慰一下后,沈谦德心里顿时也没有那么难受了。

于是他将发现宝藏的来龙去脉,向曾碧讲述了一番。

楚言站在一旁,也挺得清清楚楚。

事情的起因,完是一次偶然。

沈家组织族人进山猎杀荒兽,结果有一个族人在一片密林走失了。

在其他人发现这个族人走失,正准备派人去寻找的时候,这个族人又神地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个众人手,还拿着一根拐杖。

这个拐杖,不是俗世老人用的那一种。

那是一件灵器!

而且这个沈家族人,还带来了一个更加惊人的消息。

那是他发现了一处宝藏!

不过因为自己境界低微,不敢靠近的缘故,他只是远远望了一眼,赶紧回来了。

他带回来的灵器,自然是宝藏存在的最直接的证据。

可是怪的,接下来这个沈家族人领着众人原路返回,却没有发现那个宝藏。

而且别说宝藏了,所见到的景物,也和那个沈家族人所描述的完不同。

要是以往的话,或许还会有人持怀疑态度。

但是那件灵器,却是打消了所有人的疑虑。

这件事报给沈家高层之后,沈家高层立刻开了一个家族内的秘密会议。

最后得出的结论是,那个宝藏是必然存在的。

很大可能,是拥有阵法的保护。

当时那个沈家族人,应该是无意达成了某个条件,所以才可以进入阵法之,见到宝藏。

后来众人一起前去的时候,没有达成那个条件,所以自然无法通过阵法,进入宝藏。

对于沈家这种拥有一定实力,但是却无法更进一步的家族来讲,一个宝藏,很大可能会成为家族彻底崛起的契机。

于是他们想尽了一切方法,还原当时的场景,希望可以进入宝藏。

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自那之后,已经过去三个多月了,还是没有族人能够再次进入。

而他们的动静,也被同一个镇子的孔家知道了。

孔家的实力,相起沈家来讲,要略胜一筹。

在通过某些方式,知道了宝藏的存在后,孔家妄图巧夺豪取,占有这个宝藏。

沈家自然不可能同意。

于是近段时间以来,两个家族的关系势同水火。

也正因为这样,沈晴突然的出现,才会被沈家人敏感地认为是孔家的奸细,派来打探消息的。

说这些信息的时候,沈谦德留了个心眼。

他故意将沈家说得很可怜,而将孔家说得格外嚣张跋扈,企图引发眼前这位师的同情心。

可惜的是,他关注错了对象。

曾碧也是对宝藏点心,对于两个家族的恩怨,她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至于暗地里拥有决定权的楚言,那更是不用提了。

沈家从围攻沈晴的那一刻起,已经从宝藏的争夺彻底出局了。

沈谦德说完信息之后,眼巴巴看着曾碧,等候对方的回应。

他现在心无期待,希望对方能够大手一挥“这事儿我管了。”

片刻之后,他如愿得到了回应。

但是这个回应,却不是对他的。

曾碧看向楚言,用征询的语气道“你怎么看?”

——内容来自咪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