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是你?”

看到鼻青脸肿的科尔森臭着脸走下运输机,费舍尔也是吃了一惊,尼克弗瑞不地道啊,说好的小姐姐怎么变成糙汉子了?

“我可以女装,你要看吗?”科尔森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如果不是看在队长的份上,他这会早就一拳打过去了,真当他科尔森好脾气啊!

“我知道,如果不是看在队长的面子上你就一拳打过来了!你放心,既然你来了,就肯定不会委屈你!”费舍尔示意身后跟着的军团上去接过科尔森的手提包,然后自己很自来熟的挽过科尔森的肩膀。

“美队亲笔签名照,合影,和偶像一起运动,一起吃饭,这些待遇怎么样,不错吧,以后说不定就没有这个机会了!”

“啊这!”科尔森一听眼睛直冒亮光,他馋美队的身子,啊不对,他仰慕美队的功绩很久了,现在一听到有这种好事,立马把以前的不愉快抛到了脑后。

“那队长呢?”

“我们还在做生理检测,走,带你去看看!”

等进了病房,看到自己的偶像活生生的睡在病榻之上时,科尔森激动的语无伦次,不知所措。

“别急,快,快亲啊!”费舍尔默默的掏出手机,然后说道。

“哦哦!”然后脑子因为太过于激动,脑回路已经短路的科尔森真就扶起队长的脑袋,对着对方就要亲。

不过好在特工的最后一丝理智挽救了他,就在距离史蒂夫罗杰斯性感的嘴唇不到五厘米的距离上,科尔森反应了过来。

粉红色的喵少女

“我在干嘛?你在拍照片?”看到费舍尔以及身后几个医生都掏出手机坏笑的样子,科尔森悲愤欲绝。

“别停啊,快合影,来比个剪刀手说yes!”

“哦哦!”科尔森下意识上又比了一个剪刀手。

“你特么坑我?”

“来来,再换个姿势!”

…………

十分钟后,原本乐呵呵的老好人现在变成了老哭人。

“费舍尔先生,你把照片删了吧,我对象看到会误会的!局长也会误会的!”

“不会,不会,你放心,我肯定不会发到你们神盾局的内部论坛的,也不会发到我的s上!哦,对了,这些照片你要不要裱起来?”

虽然被费舍尔捉弄的欲哭无泪,但科尔森却很认真的完成了尼克弗瑞交给他的任务,那就是盯着巨神的人员,不要让他们乱搞。

经过了两天系统的检查后,确认了队长的各项属性都在慢慢恢复,生理机能也在重新增长后,被塞进密封休眠舱里的队长就在大队人马的护送下到了纽约。

“哇哦,干的不错!”

一到机场,费舍尔就看到来自cia和fbi的探员们第一次联起手来,和自己对面站着的神盾局互相挤眉弄眼。

虽然队长要交给神盾局负责以后的生活,但国防部表示史蒂夫好歹当初也是美军战斗序列的一员,这么多年ia,现在被发现了,自然要回归美军的序列。

“你们要给人家授予上校军衔?补发国会勋章?那这70年的工资不补发一下吗?”费舍尔问一旁站着的林奇。

“那是神盾局的事!”林奇瞧瞧掏出手机,“唉,待会带我也拍一张照片吧!”

“你们这些人啊,真是太庸俗!说吧,想拍什么姿势?”

………………………………………………………………

史蒂夫罗杰斯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梦,非常长的梦,在梦里,他看到了自己的好兄弟吧唧,自己的爱人卡特,咆哮突击队的同僚,还有一个光辉的未来。

“他要醒了!”

尼克弗瑞看着身旁的仪器,淡淡的说了一句。

在关于美队病房的布置上,众人还起了争论,尼克福瑞觉得要不把病房弄成40年代的那种,队长起了会有亲切感,但是费舍尔表示了反对。

“你把人家当傻子骗?你直接告诉他真相不好吗?房间里站一排美女护士,等史蒂夫醒来拉个礼炮,庆祝美国队长王者归来!多棒!”

最后众人觉得费舍尔的提议不错,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费舍尔表示你们要按尼克弗瑞的来,我就去使坏的缘故。

“他醒了!护士出动!”看到病床上沉睡了70年的老男人终于睁开眼,即使是尼克福瑞也有些激动。

然后费舍尔就跟着护士走进了病房。

“我这是在哪?”看到病房走进来一个护士和一名穿着陆军航空队夹克的男人后,史蒂夫疑惑的问道。

“医院,你终于醒了,手术很成功,以后你们就是姐妹了!”费舍尔抢先回答道。

此话一出,包括护士史蒂夫以及在隔壁听动静的所有人都傻了眼。

“噗嗤!”还是一直冰山脸的玛利亚希尔憋不住,发出了笑声。

“别拦我,我要毙了这家伙!”一旁的尼克福瑞简直气的要吐血。

“不好意思,什么手术?”史蒂夫还不怎么清醒,以为自己听错了。

“没有手术,没有手术,只是我们……”被费舍尔一打岔,那个神盾特工伪装的护士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让我来吧!史蒂夫罗杰斯上尉,首先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尼克福瑞黑着脸出现在病房门口。

“我们打赢了战争,消灭了辣脆!”

“但是我们输了朝鲜,还有越南!”这是费舍尔。

“还有一个消息是,你已经沉睡了70年!”狠狠的瞪了费舍尔一眼,尼克弗瑞沉声说道。

“什么?70年?你们在开玩笑吗?”史蒂夫一开始听到打赢二战的消息时还很开心,然后又变得不敢相信。

“没错,你睡了70年,现在的世界,天翻地覆了!”费舍尔走到窗户旁,用力的扯下窗帘,然后露出了外面车水马龙的花花世界。

“这是?”史蒂夫急切的从床上跳下,走到窗户旁,看着高耸的摩天大厦和繁华的街道,愣了神。

“this is neyork!70年后的纽约,队长要去布鲁克林故地重游吗?”

“这,不可能!”史蒂夫眼里各种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最后化作一滴眼泪缓缓流出。

“我,错过了一场舞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