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界城没有夏天。

   温度像是一窝又一窝的蚊虫,来回不定,时而嗡嗡地吹着燥热的风,时而又寒冷彻骨,很是扰人。

   邵小黎熬了一锅豆粥端出来,腾腾的热气喷上了她红扑扑的脸蛋。

   宁长久脑海中滚过了一遍前世在不可观所学的道法,那里的大部分道法都不似镜中水月那般玄妙,更像是许多法术的起源与基础。

   光透过琐窗落到了他的脸上,宁长久睁开眼,瞳孔被光照亮。

   他伸出了手指,去触摸身前的光。

   “超越光……”宁长久在心中揣摩着这句话。

   这个世界上,有许多高手可以斩出超越声音的剑。

   剑与声同出,剑先至,话语再至,头颅已落地。

   但从未有人觉得自己的剑或者身法可以超越光。有关于此的种种功法也只是天方夜谭。

   他也并不会完相信夜除的话。

   他知道师父很强大,强大到哪怕前世入传说三境,即将飞升之时,也在她的剑下毫无抵抗的能力。

   青春少女户外柔美午后阳光清纯美女写真图片

   但必死的命运里,他终究还是活了下来,并且回到了十二年前。

   难道这依旧在命运之内么?

   邵小黎将豆粥端到了他的面前。

   宁长久喝完了豆粥,看着身边的小姑娘,说道:“皇城的禁令已经颁下来了。”

   邵小黎轻轻点头,道:“我听说了,君王已经下了绝杀令,要找出那个叫重岁的妖怪,接下来的三个月都出不去城了。”

   宁长久如果想出去,他是有办法出城的,只是他开始怀疑这有没有意义。

   强大如夜除和司命,依旧被困在这方世界里,一个隐于雪谷,一个隐于王城,似在进行一场无形的对弈。

   邵小黎也觉得三个月漫长极了,她担忧地说道:“老大,你该不会要偷偷离开吧?”

   如果他离开,那自己离死也不远了。

   宁长久摇头道:“我暂时不走。”

   邵小黎无条件相信他说的话。

   宁长久忽然问道:“吃得了苦吗?”

   邵小黎回想起了小时候自己知道自己没有王族血脉之后,拼命修行,妄图伪装成真正的王族后裔的样子,甚至不惜去偷丹药吃。

   那时候的压力和恐惧是远超如今的。

   她用力点头:“吃得了!”

   宁长久道:“那好,从今天起,之后的三个月,你就随我学剑吧。”

   哪怕昨天宁长久已经说过,她依旧觉得有些突兀,短暂的木讷后,邵小黎跪倒在地,道:“弟子拜见师父!”

   宁长久轻轻摇头:“你不必喊我师父。”

   “额……”邵小黎抬起头,也不知道该不该站起来,她问道:“那我该做什么?”

   宁长久道:“以后的豆粥里,多加点糖。”

   说完,宁长久便向着屋内走去。

   邵小黎看着他的背影,心想这么简单第一句话从他口中说出,竟沾染上了哲思的意味,落到心里更是有些莫名甜滋滋的。不愧是老大。

   她在心中暗暗揣摩着,嘴上毕恭毕敬道:“知道了!老大。”

   ……

   ……

   学剑比邵小黎想象中更加辛苦。

   邵小黎的境界放在外面,应该是个通仙初境或者中境的丫头,实力和乐柔相当。

   而此方天地,境界显然已被划死了上限,哪怕曾经有可能是神君级别的司命和夜除,此刻也被压在了紫庭之下,他们真正倚仗的,是自己破碎的权柄。

   所以宁长久并未让邵小黎浸淫修道,因为此处修道与外面相比,事倍功半。

   他先教邵小黎一些固定的招式和发力方法。

   第一个上午,邵小黎在门外站了一个时辰的桩之后,她终于站不住了。冷热无常的天气时而让她燥热,时而又让她发颤。宁长久则在屋檐下的椅子里,屋檐投下的阴影被子般盖在他的身上,看着很是安逸。

   邵小黎咬了咬牙。

   宁长久规定,在练剑的起步阶段里,需要练习站桩等基本功,且不允许她调动灵力。而她所能驱使的,只是最基本的身体拳脚和肌肉,就像是民间武馆中最为讲究的气和力,只有将原始的身体修至协调,才能将劲气真正做到收放自如。

   终于,一个半时辰之后,邵小黎彻底支撑不住,她偷偷调动了一缕灵力,灌入双腿。那灵力恍若甘霖,浑身酸麻的她轻松了许久,她调整了一下呼吸,然后偷偷望向了宁长久。

   宁长久始终微抬着头,望着天空,神思不知落在何处。

   邵小黎心定了一些。

   站满两个时辰时,一个上午就这样过去了,邵小黎扶着腰,哎呦哎呦地叫了几句,她趔趔趄趄地走到宁长久的椅子前,问道:“老大,你什么时候才能教我剑法啊。”

   宁长久道:“什么时候你能老老实实站够两个时辰,我就教你。”

   邵小黎脸颊微红,心想果然瞒不过老大,可她实在有些累了,也没辩解什么,道:“我知道了。”

   宁长久同样想着,自己性格还是太过随性,当不了严师,若是陆嫁嫁,此刻恐怕训斥和戒尺已经送上来了。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几天。

   邵小黎对于剑法的兴趣也在一天天无聊的站桩中被渐渐地磨灭了,她又怕自己中途放弃惹老大生气,但是她偶尔想要认真,酸疼无比的大腿却怎么也无法让她撑足两个时辰、

   她在心中埋怨着老大的严苛,想着这些都是那些平民的武馆里练的东西,我一个威风凛凛的王族大姑娘练这个,又没用又掉价。

   邵小黎正百无聊赖地扎着马步,忽然间,她抬起头时,原本有些漫不经心的视线忽然间凝固了。

   屋檐下的椅子上,老大的身影不见了!

   这些天她已经习惯了老大一整日坐在这里,此刻他忽然消失,邵小黎的心猛地咯噔了一下。

   不会是他嫌弃自己,一个人偷偷跑了吧……

   念头才动,紧接着,她的太阳穴附近传来了一丝危险的预兆,视线的一角,一个拳头飞速放大,先至的拳风刺得太阳穴隐隐生疼。

   有人突袭!

   邵小黎下意识地想要调动灵力反击,但对方的速度实在太快,她的灵力还未涌出,那人的手便落在了自己的头上。

   邵小黎身子向边上一歪,然后摔倒在了草地上,她惨叫了一声,捂着自己的头,“好疼……”

   宁长久收回了手,叹了口气,道:“我根本没有碰到你。”

   邵小黎怔了一会儿,松开了捂着脑袋的手,她感觉自己手心捂着的地方依旧隐隐作痛,但那并不是真实的痛,而是幻痛,就像宁长久那似及非及、打向自己脑袋的一拳,他没有触碰到自己,使得自己跌倒的,也只是自己假想的力。

   “老大……”邵小黎明知如此,但小姑娘性子起来了,还是哭诉道:“你为什么打我呀?”

   宁长久道:“我这一拳没有用任何灵力也没有打到你,你却摔倒了,你有想过是为什么么?”

   邵小黎道:“因为老大厉害呗。”

   宁长久摇头道:“因为你做不到真正的灵力通玄,无法将灵力于举手投足间瞬发。气海中调动灵力,喷薄于身需要一个时间,这个时间虽然很短,但在高手过招中,却是致命的。尤其是杀手。只是在断界城的王城,别说杀手,哪怕是窃贼你也遇不到,所以平日里这点分毫的时间对你没有影响,而到了城外,你早有戒备,时刻提防,再加上那些怪物境界本身不高,所以也不会被偷袭。”

   宁长久顿了顿,继续道:“但如果真有人突然袭刺你,你该怎么办?”

   邵小黎张了张嘴,心想除了老大你,还有谁这么无聊啊。

   她嘴上唯唯诺诺道:“不知道。”

   宁长久道:“这点时间里,可以救你的,只有你的肉身,而你如今这副身子,被打两下就瘪了,只要一招落后,哪怕对方境界远低于你,步步紧逼之下你也必败无疑。”

   打瘪……邵小黎下意识捂了捂自己的胸脯,但她心中却明悟了一些。

   宁长久看着她的眼睛,叹息道:“你可能觉得这些没用,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我总有一天会走,那时候你要怎么样活下去?”

   邵小黎原本有些浑浊的脑子像是突然照进了一缕光,陡然清明间,她的腰背都挺直了许多,她看着宁长久,问道:“你真的要走啊……”

   “嗯。”

   “那我怎么办?”

   “你只有变强,变得

   比参相强,比君王强,比所有人都强,你才不会死。”宁长久说着这个朴素的道理。

   邵小黎这时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原来这才是老大要教我剑法的原因……

   她颤颤巍巍地从草地上爬起来,问道:“老大……不希望我死吧。”

   宁长久身影稍顿,嗯了一声。

   邵小黎心中涌出暖意,热泪盈眶,心想这几天给老大做饭做菜,做牛做马果然不是白做的!老大果然被自己感化了,反而是自己真笨,一直蒙在鼓里!

   “老大!”邵小黎再次出声。

   宁长久转过头,看到她一丝不苟地扎着桩,噙着眼泪的漂亮眸子里带着几分坚毅。

   宁长久欣慰地笑了笑。

   半个时辰后,邵小黎还是没有撑住。

   先前扎了太久,身体积累的劳累最终还是无情地压过了她的信念和感动,但宁长久没说什么,反而微笑着安慰了她两句,邵小黎看着他清秀极了的脸,每一缕笑容都像是拿锥子敲打心脏,扎得她气血翻涌。

   邵小黎暗暗发誓,自己一定要学成绝世的剑法。

   但如果自己真的练成了,老大是不是就要放心离开了啊……

   她内心矛盾着。

   “我什么时候才算是出师呢?”邵小黎小声问道。

   宁长久道:“你什么时候能接住我那一掌了,就算是出师了。”

   啊……老大这言外之意是要和我天长地久嘛?

   邵小黎默默想着,嘴上信心满满道:“我会努力早日出师的!”

   ……

   今日的交流给了邵小黎莫大的动力,不出三天,她就艰难地撑满两个时辰了。

   这天下午,宁长久便开始锻炼她的反应力。

   他递出几道剑气,去纠缠邵小黎,然后邵小黎必须在一缕缕无规则运动的剑气中不停闪避,防止自己被攻击到。

   这可比枯燥的站桩走桩有趣多了。

   邵小黎找到了小时候在房间中与蚊虫斗智斗勇时的快乐,练了一下午之后,她便被那些剑气撞得七荤八素,走路都不稳了。

   而入夜之后,宁长久如常地来到她的房间里,将她从被子里剥出来,唤出金乌,偷偷给她疗养伤势。

   少女的身子也在不知不觉间一天比一天暖和。

   而给她治疗完伤势之后,宁长久也不会懈怠,因为他同样需要修行。

   夜除与司命,还有那个躲在黑暗中的重岁,他们皆是强大而恐怖的敌人,自己的境界若是原地踏步停滞不前,他日这断界城如果有倾覆之灾,他立于危墙之下,很难保证自己不受牵连。

   于是夜色渐阑之后,他便会偷偷来到城外,去杀死那些可以炼化为丹药,提升自己修为的妖兽。

   深峡大谷中的火蛇在短短半个月不到的时间里,被他杀得几近灭绝,连过去作威作福一方的血羽君都看不下去了,竟开始给他灌输不可竭泽而渔的大道理。

   “竭泽而渔?”宁长久笑了笑:“我倒是听说过杀鸡取卵。”

   被宁长久命名为红头鸡的血羽君立刻不说话了。

   而宁长久也并非这种的涸泽而渔,他早已发现,这些火蛇根本不是真正的蛇,而是一条地底熔浆里衍生出的火性妖灵,它们鳞片下包裹的并非血肉,而是滚烫的岩浆。

   “哎,宁大爷,你杀都杀了,要不把魂魄分我一点?”血羽君心想苦口婆心劝不成,分自己一杯羹总没问题吧?

   宁长久只随意挑了一些,分给它,血羽君心中暗骂着他小气,嘴上大快朵颐。

   此方天地,虽然没有蕴藏什么灵气,但是世间的生灵之中,依旧藏着不少灵性,而宁长久将其炼化为已用之时,甚至能捕捉到一些它们残余的先天神通。

   宁长久也越行越远,他来到了最初遇到黑鹰的那片死林地里,死灰色的槁木在黑暗中像是一个个僵立的尸体。

   宁长久将手按在了那些树上。

   树木生长百年极为不易,而它的灵气散布于树身,同样根深蒂固,并且树木之灵与人不同,虽是同源,却是南辕北辙的两宗,寻常人若想吞噬,无意于将石头放进嘴巴里嚼。

   但这并不能难倒宁长久。

   他按在树干上的手指微屈,凹陷进了这些木头里。

   “你怎么连尸体都不放过?”血羽君看着这些本就颜色惨淡,看上去奄奄一息的树木,啧啧道。

   宁长久淡淡一哂,道:“你这对斗鸡眼当然看不出来。”

   这些树木的“装死”骗不过自己。

   它们虽然普遍呈现死灰色,但绝不是因为奄奄一息或已经死去了的缘故,相反,它们歪歪扭扭展开的树干还很繁密,只是本着装死的理念,它们并未生长出那些自欺欺人的叶片。

   宁长久的手指伸入灰木之中,随后施展出皇城第一日时,吸收宁擒水功力时所用的道法,这种道法看上去像是邪功一样,极为蛮横,它使得掌心与树木同化,然后将自己伪装成需要供养的枝干和叶片,随后连吸带骗地让其中的木灵之力钻入自己的身体。

   接着,他再施展隐息术,隐匿自身气息,使得它们无法第一时间感应到自己被骗,从而排斥这副身体,宁长久利用争取到的时间,用灵力为火,身体为炉,将骗进来的木灵之力尽数炼化成自己的灵力。

   血羽君看得瞠目结舌寒意遍体,心想自己会不会哪天被骗了杀了都不知道吧。

   灰木林中,一切的发生都似春风化雨,一颗颗大树被宁长久吸干了半数灵气,化为已用。

   整片林子看上去更死气沉沉了些,也不知道多少年才能恢复。

   血羽君粗略地掐算了一下,按照宁大爷这样的速度扫荡下去,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那些冰原生物的噩梦就要来了。

   事实证明,血羽君远远低估了宁长久。

   三天之后,宁长久便站在了那片冰原上,他平静地看着无际的雪原,又看了一眼距离雪原不远处插着的断界城旗幡,有一种君主巡视自己疆土的感觉。

   血羽君亦有同感,他忍不住开口道:“郡主来巡逻自己的领地咯。”

   宁长久懒得搭理它。

   他看了一眼身后,本就灵气贫瘠的世界,如今更显得惨淡萧瑟了。

   不过等到断界城的禁令取消,这里的大部分东西应该也都恢复原样了,不会留下太多扫荡过的痕迹。

   于是,在这个无人知晓的夜里,宁长久独自一人,孤身踏上了这片断界城七百年跋涉,才终于于近日才逼近的冰雪之原。

   雪原上干干净净的一片,没有丝毫外人留下的痕迹。

   宁长久踏上了第一个足印。

   这是他的一小步。

   他一边掐算着时间,一边向着冰原的深处走去。

   狂风如刀,这荒芜的雪原里,似乎根本不会存在任何多余的生命,同样,他哪怕将剑目开至最明亮,视线也无法眺至这冰原的尽头,仿佛这场跋涉只是一场无意义的苍白之旅。

   “就到这里吧。”

   天快要亮了,宁长久并没有太多时间去探索这片雪原,最重要的是,他隐约也感受到了一抹恐惧,这种恐惧与危险不同,没有具体的来源,他恍然明白,这就是夜除所说的,对于未知的恐惧。

   原来,自己也在恐惧着这个世界么?

   他凝望了许久,直到琉璃般脆弱的天空中亮起了最初的光。

   他回过身,拍出那柄司命送来的黑剑,向着断界城的方向御剑而回。

   这大半个月对于灵气的吸收和体魄的打熬裨益极大,宁长久甚至在穿越一座座峡谷之时,感受到了一丝时间奥妙的律动,这与他的道心共振,若福至心灵,每一次律动之后,他的道境都会随之澄净几分。

   相信用不了太久,他便可以将自己的灵力之精纯与强度提至长命境的巅峰。

   但他的心中却生不出什么喜悦感。

   此刻,日夜正在更替,雪原上的足印显得那般孤寂。

   ……

   ……

   邵小黎醒来之时,宁长久便坐在庭院的屋檐下,仿佛从未离开过。

   邵小黎觉得自己睡得越来越好了。

   今天晚上甚至因为有些热而把被子踢了,这种举动让她很是担忧,想着自己黄花大闺女,身子可不能让男人无意间看了去。

   邵小黎从不知道,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病,她便想着,自己的体寒好转,是不是练武强身健体的缘故。

   于是她每天的练习也更殷切了。

   万事开头难,邵小黎在熬过了最初的酸痛和疲惫之后,也轻车熟路了起来,她已经可以凭借自己胡乱踩出的步法,躲过那些宁长久射来的剑气,于其中腾挪躲避许久。

   而宁长久也开始传授她真正的剑法。

   “这套剑法叫什么?”邵小黎按着宁长久的心法口诀,运了几遍气之后,发现这与自己过去学的北冥神剑,确实不同。这种剑法细处灵巧多变,壮阔处更是排山倒海,如龙出山。

   宁长久道:“这叫天谕剑经,我教你的,是上半卷。”

   这是宁长久唯一每天坚持听课,系统学过的剑法。这套剑法虽然与真正的顶尖剑技没法比,却也是十本北冥神剑也赶不上的高度。

   邵小黎问道:“难道还有下一卷?”

   宁长久道:“等你学完上半卷,我再教你。”

   邵小黎苦恼道:“可我现在就学成了一招半式,哪怕是把它们粗粗学一遍,没个一年半载也下不来吧?”

   宁长久点了点头。

   邵小黎试探性问道:“那老大学这套剑法花了多久?”

   很快,邵小黎就后悔问这个问题了。

   只见宁长久认真地沉思了一会儿,答道:“三个时辰。”

   “……”邵小黎觉得不可思议,但她知道老大没有骗自己,她抚了抚自己的胸口,弱弱道:“老大,我去专心练剑了……”

   庭院中,剑风飒飒,邵小黎舞出了一道又一道的光圈,雪白的剑气遍地扫过,虽然看着华而不实,但也确实很有美感。

   时间在转眼之间便过去了一个月。

   这一个月里,宁长久虚晃过许多掌。邵小黎从最初的,被自己假象的力道弄得跌倒在地,到后面终于可以堪堪站稳,只是根本找不到破解的手段。正如宁长久所说,这靠的,必须是她肉身的反应,若要调动灵力,绝不可能来得及。

   可女孩子的肉体力量怎么比得过男孩子嘛,这不是欺负人嘛……比价钱还差不多。

   邵小黎想到这里,不由地想到了苏烟树姐姐。

   她营救苏烟树的计划在半个月前就搁置了,因为半个月前,孤身带刀前往皇城的隗元没能回来,她与苏烟树的友谊终究没有到那种可以舍生忘死的地步,这让她郁闷了很久。

   期间宁长久还问过她,如果自己被抓起来,她会去救么?

   邵小黎觉得这个问题不像是老大的作风,于是她犹豫了一会儿,这一会儿的犹豫被宁长久视为不救了。这又让邵小黎忐忑了许久,以为自己要被打入冷宫了。

   “老大呀,天谕剑经上半卷的剑法就这么厉害了,下半卷该是怎么样呀?”邵小黎一边练着,一边忍不住问道。

   宁长久道:“下半卷共有十八式,但十八式只是式,真正杀人的只有一剑。”

   邵小黎道:“什么意思呀?那要练这十八式做什么?”

   宁长久道:“养意,这十八式如怪松生于岩壁,皆讲究一个孤绝,而真正的杀人之剑,可以是任何一剑,甚至是最直接的劈刺,但这种孤绝的意,能让你的剑非常快。”

   邵小黎依旧纳闷,问道:“为什么性情孤绝之后,出剑速度就会变快呀?书上总说,仙人飞升要斩断一切羁绊,这又是为什么呢?”

   宁长久说出了自己的猜测:“光之所以可以穿行得那么快,便是因为它没有重量,而修道者或许也是如此,越是斩尘缘,断牵念,绝羁绊,心无旁骛,不假外力,出剑的速度便也会越来越快,直至斩开这片天穹,见到仙廷之门。”

   邵小黎认真地听着,觉得有道理极了,对于他话语中描述的仙廷,更是心神往之。

   只是她转念又想,如今自己每日与老大为伴,岂不是在加深他们的羁绊,这可不利于以后老大飞升呀……

   想着这些,小姑娘便面露愁容了。

   宁长久没有注意到她的忧愁,他在想另一件事:若修道需要斩断羁绊,那么前一世,师父为自己安排了一个未婚妻又是为了什么呢?

   “你说的有些道理。”

   身体里,一个沉寂了大半个月的声音忽然响起,那是剑经之灵的声音:“但是天谕剑经最初创制,所想的不过二字,杀人。它不是没有重量的光,而是一只蛊,活到了最后的,最强大的蛊。”

   宁长久道:“你有心事?”

   剑经之灵冷冷道:“我只是想不明白一些事。”

   宁长久知道它在想什么。

   剑经之灵缓缓开口,道:“两年之后,我一定会彻底吞噬你的意识,将你取而代之,对这点,我很有信心,只是我想不明白,为什么夜除所说的命运上,对你两年后的大劫只字未提?难道你一直在骗我,你其实早就有办法可以彻底压制我,吞噬我?让我寄居在你体内,你也只是想借取我的力量,从未想过两年之后的公平一役,对吗?”

   剑经之灵的话语在他的心湖中不停地回荡,激起了大片的波纹。

   宁长久听完了它的心声,然后开口道:“我不了解命运,但我没有信心能胜过你。”

   剑经之灵知道他说的是实话,这也令它更加困惑。

   剑经之灵静默了许久,它从心湖之中幽幽地探出,拨开了自己长长的灰白色的头发,露出了其中那张不辨男女的脸,它说道:“这样也好,只是希望你时刻记着,我不是你的工具,更不是你的朋友,我是炼狱中唯一蛊,到时候杀你,我也只需要一剑。”

   邵小黎注意到,宁长久的脸色很平静,那种平静像是深暗的湖水,显得有些可怕。

   但是很快,这种感觉又瓦解了。

   原本紧张的气氛里,血羽君忽然开口嚷嚷道:“哼,胆敢和我宁大爷叫板,我看你这本破书是不想活了!到时候你死了也好,陆嫁嫁也算是失去了一个忠实拥护者,宁大爷的正宫,必是我们殿下无疑!”

   剑经之灵听了,同样勃然大怒,争锋相对道:“不管我是死是活,我都不觉得你口中那个十六岁的黄毛丫头有半点女人味!”

   血羽君道:“有没有女人味与你何干?你这本破书,哪怕是个绝世美女放你面前,你恐怕也是有贼心贼胆却没贼的能力。”

   这句话彻底激怒了剑经之灵:“你只红头鸡懂个什么,世间所有的神性生物,在孕育的过程中都像先天灵一样,没有任何性别,只有你们这种卑劣的生命,才一出生就注定了性别!”

   血羽君嘶了一声,道:“那你以后……是男是女?”

   剑经之灵在宁长久的气海中搅起惊涛骇浪:“你是真的想死?”

   熟悉的争吵声再次响起。

   宁长久封闭了自己的七窍感观,不参与这场争执之中。

   而今天,王城中也出了些事。

   君王竟召集了所有行渊的人都于广场中央集合。

   练剑练到一半的邵小黎被迫中止,带着宁长久一起前往集合。

   她原本以为,今日是要有关寻找皇城中隐藏的大鬼重岁作一些讨论,没想到却是颁发上一次辟野行动的功勋。

   这功勋是根据青铜小剑的色泽而定的。

   邵小黎一下子泄了不少气,知道这一次论功行赏与自己关系也不大了。

   但最后的结果却大大出乎了邵小黎的预料。

   这里的功勋不只是荣誉,也有可能是兵器,法袍或者一些无毒无害的粮食肉类。

   而邵小黎,在被授予了勋章的同时,还得到了一只形似山鸡的怪鸟。

   她咽下了喉咙口的口水,余光偷偷瞄了宁长久一眼。

   两人对视了一眼,心照不宣。

   血羽君在剑鞘中鬼哭狼嚎着:“我不要做这么丑的鸟!”

   不过它也知道,这由不得自己选择,这柄断剑日渐腐朽,空间狭窄极了,它也确实渴望自由,或许这就是自由的代价吧……

   散场之时,邵小黎不知哪里鼓起的勇气,竟跑到了君王的面前,问道:“父王,苏烟树还好吗?”

   君王停下了脚步,他一生有许多个女儿,这也不怪他多情,君王传承之时,对于每一代的后裔数量,都有着明确的指标。

   他记得这个女儿的名字,在她娘亲没有自缢前,他是很喜欢的,只是如今,她娘亲疑似畏罪的自缢,在他这份亲情里添了一丝疙瘩。

   但既然她成功召灵,君王便也未迁怒于她,只是微笑道:“放心,她很好。”

   “那我想见她。”邵小黎说道。

   ……

   ……

   (感谢盟主大大季婵溪打赏的舵主!!谢谢大大一直以来的支持鼓励!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