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的月色,有些明亮,月光下,火红的奔驰gt平缓的行驶在路上,往家里去,好似预示着,一颗火热的心,正在向着港湾前行,最终停靠在那里。

车内,放着轻缓的音乐。

“这夜的风儿吹,吹得心痒痒,我的情郎……”

夜悄然过去。

第二天清晨,张玄像往常一样,替林清菡倒好茶,打扫卫生,随后出门。

张玄坐在春藤福利院的木制凉亭中,喃喃自语,“妈,我找到她了,我曾经向您立过誓,只要我活着一天,就绝对不会允许有人伤害到她,您知道吗,我觉得自己真的很幸福,如果您还在,也一定会为我开心的吧,她因为家庭的原因,性格有些冷冰冰的,但她心地很好,您要在,一定会和她相处的很愉快。”

一阵微风拂过,带着夏天的炎热。

张玄老土的手机铃声刺耳的响起。

“喂?”

“老大,最近银州警方几乎方位监视那个青叶社,想要在谁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干掉他们老大,有点困难,不过今天倒有个机会。”电话里响起帅气青年的声音。

“直接说。”张玄伸手掏了掏耳朵。

“打听到了,今天青叶社会在八仙楼摆宴,好像是当地两个社团谈判,到时候青叶社的老大也会去,这应该是一个机会。”

果子才是最可爱

“行,我知道了。”张玄挂断电话,在手机上查询了一下八仙楼的位置,设定了个步行导航后,朝过走去。

张玄才刚出福利院,手机铃声又响,张玄看了眼手机来电人,眼中闪过一丝无奈,接起电话。

“喂,美女警官,有何贵干啊?”

“你在哪?”韩温柔急促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

张玄翻了翻白眼,“不是给你发了么,福利院啊。”

“给你半小时的时间,到警局来见我!”韩温柔在电话里命令道。

“我说警官,我好像不是罪犯吧?”

“少废话!你上次参与的那场械斗还没结案,如果你不想今晚在局子里渡过,就老老实实听话,半个小时,现在开始计时!嘟……嘟……”

听着电话里的忙音,张玄一脸的哭笑不得,遇到这么一个女警,真不知该说什么好。

现在张玄无法暴露身份,这女警执意要搞自己的话,那还真能给自己带来不少麻烦。

张玄想了想,关掉八仙楼的导航,打了辆车,往警局去。

银州警局门前,一名警员一见到张玄,脸上立马露出钦佩的表情,“哥们,来了?”

这警员的模样,就好像跟一个回家的人打招呼一般。

“嗯。”张玄点了点头。

“韩队在办公室,你直接去吧,办公室里只有韩队一个人呦。”那警员给张玄做了个男人都懂的眼神。

韩温柔坐在刑侦办公室中,看着手中的文件,夏季的衬衣穿在她身上,不像是一件警服,倒像是一种角色扮演,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诱惑。

韩温柔眉头紧锁。

办公室的房门被敲响,张玄走了进来。

坐在办公桌后面的韩温柔斜眼看了下张玄,轻吐道:“进来,把门关上。”

“哦。”

“咣当”一声,刑侦办公室大门关上,坐在办公室外大厅办公的警员们,都相视一笑,那笑容中有着共同的意思。

办公室中,韩温柔将手上的文件朝桌上一扔,对着张玄道:“自己看看吧。”

张玄满脸疑惑的拿起文件,扫了一眼,只是这一眼,就让他心中生出怒火。

警方在近半个月的时间内,共抓捕三批逃犯,共十六人,据这十六人提供的供词说,他们之所以来银州,是为了一件事。

杀林清菡!

“你们林家,是豪门,普通人根本接触不到,你们豪门之间的恩怨纠葛,我们管不了,但现在这涉及到了地下社团,我们不得不管,我希望你能把你知道的说出来,这些人到底为什么要杀你老婆,还有,上次那些人,为什么要对你动手?”

韩温柔站起身,双目如炬,盯着张玄。

“我不知道。”张玄摇了摇头。

“张玄!”韩温柔突然大喝一声,双手重重的拍在面前的桌子上,力量大到让整个桌面都在震颤,韩温柔身前也是一阵波动,“我现在,并没有跟你开玩笑,你知道这十六名逃犯是什么人么?他们每个人,都是警方通缉多名的要犯!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最少背了一条人命!”

“我明白,但我真不知道是谁想要杀我老婆。”张玄皱起眉头,这件事,他也一直在查。

韩温柔盯着张玄看了两秒,突然一笑,坐到办公椅上,双手抱胸,“如果你不说,那我只能将林总,请来这间办公室了!”

“你敢!”张玄一步踏前,眼中闪过狠厉之色。

在这一瞬间,韩温柔感觉自己像是被一只野兽盯上,张玄那眼神,格外的吓人,韩温柔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正在剧烈的跳动。

她强忍着心中那种惊悚的感觉,开口道:“我有什么不敢!张玄,我警告你,我们现在,是在帮你,而你,非但不配合执法,还敢威胁执法人员,光这,我就有权将你关进牢里!”

张玄无所谓的一笑,“随便,你怎么对付我都行,但千万不要吓到我老婆,不然我保证,你会后悔,真的!”

韩温柔心中怒气升腾,挑了挑眉,“你威胁我?”

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剑拔弩张。

正在这时,刑侦办公室大门被人打开,一名警员急慌慌的冲到门前。

“韩队,不好了,出人命了!”

“人命?”韩温柔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什么情况!”

警员语气急促的汇报:“西区警员传来的消息,一栋房屋着火,屋内两人均被烧死,现在那片区域已经封锁了。”

“带我过去!”韩温柔急冲冲的朝刑侦办公室外走,在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回头,“姓张的,跟我一起!”

“凭啥?”张玄瞥了瞥嘴。

“就凭你正在接受调查!走!”

银州市西区,是一片新城区,近两年得到官方支持,大力开发,新建许多大型商场,住宅区,只是开发时间尚短,人口比起老城区来说要稀少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