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胭……这名字……”

风浅薇听到了他们之间的对话,顿时想起她戴上五彩银镯之后就会变成阿胭,难道阿胭就是胭昙花吗?

她的目光停留在银镯之上,感觉自己离真相越来越近了。

“阿胭,我带你去见见小师弟,还有我的大师兄。你还没见过他吧!他天天就忙着修炼,要论刻苦,他当属第一。我们师兄弟之中,就大师兄实力最强了,他可是个天才,精通师尊的各大传承之术。”

月珀满心欢喜地带着胭绯来到了云庐,风浅薇小心地跟在后面。

她这才发现此前的胭昙花海所在的位置,差不多就是后来的胭昙村那里。而这个时候,并没有那片胭脂桃林,到处都是花海,一望无际,美不胜收。

云海山中没有终年不散的白雾,唯有云庐所在的地方,云海渺渺,瑞兽仙禽,当真是仙山洞府。

云庐还是风浅薇曾经见到的样子,药田被精心打理过,屋里充满了人气,并不显清冷。

琴书正在院子里画画,而另外一旁则端坐着一个身着墨色衣裳的男子,他一脸严肃之色,哪怕闭着眼睛,浑身上下都透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这个人应该就是琴书的大师兄了吧!

风浅薇远远地看着他们,打量向他们大师兄的时候,他陡然睁开了凌厉的眼睛,目光如炬地朝着她所在的方向看去。

“好敏锐的感觉!他发现我了?”

多情的一族

她第一时间闪躲起来,没有被人看到。

“看来这不仅仅是一段回忆,我也参与在这里面。接下来我要更小心才行,要不然肯定会被发现。”

好在她身上没有任何灵力波动,完全就是个普通人,加上五彩银镯能够掩饰她的灵魂气息,所以对方没有发现她的存在。

“大师兄!小师弟!你们快看我带谁回来了?”

月珀兴高采烈的声音,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胭绯有些害羞地跟在他的身边,身上披着一件他用羽翼所做的披风,怯生生地看向琴书和大师兄。

“哟!二师兄,你这是从哪里拐了个小丫头回来啊?你不是要守着你的那朵花到地老天荒吗?这么快就移情别恋啦?”

琴书笑着打趣道,他手中握着毛笔,脸上扬起了灿烂的笑容,当真是没有一丝愁绪。

“小师弟你可别胡说八道,小心我揍得你自己都不认识自己!”

月珀佯装恼怒,俊颜上浮起了一丝微红。虽然他是说过很多关于她的话,但那时候她只是一朵花,没想到她会化作人形。

他生平第一次感到羞涩,似乎有什么在心底轻轻地绽放开来。

“等你能打得过我再说吧!要是换成大师兄来说这话,还有点威慑力。”

琴书摆了摆手,感受到胭绯身上熟悉的气息,也认出了她就是那朵小花儿。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月珀,让他的脸更红了一些。

“哦!原来是带姑娘回来见长辈了呢!”

“小师弟,你再口无遮拦,我就拿凤焰烧了你的画。”

月珀手中腾起一团黑色的火焰,琴书连忙摆手求饶。

“行行行!我错了,我不敢了!二师兄可别动我的这些宝贝画。”

“哼!知道错了可不够,你要赔礼道歉才行。”

月珀开口说道。

“那我为你们画一幅画,这样总行了吧?”

琴书笑着说道。

“这样还差不多。”

月珀满意地答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