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海脑袋空白,持续发懵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看向陆尘的眼神彻底变了。

能够拿出两具虎骨的人,绝非等闲之辈。

陆尘好整以暇的询问:“酿制出来需要多长时间。”

古海说道:“快的话,两个月就能够炼制出来,慢的话,不超过三个月。”

“三个月吗”

陆尘思索着,正好可以用三个月的时间把境界突破一下,看看能不能突破到元神境。

这时,古海看着陆尘说:“此事事关重大,我不能单独酿制,需回古家一趟,让族中强者共同酿制。”

古海已经是王者,他口中的强者起码是绝顶王者,甚至是人皇出手。

“你回去吧,我待在河曲城修炼,如果酿制好了就通知我”陆尘懒洋洋的说道。

他倒不至于怕古家贪婪起意,把虎烈酒吞了,毕竟古家太弱小了,只有人皇境坐镇,别说古家,就算是有圣人坐镇的酿酒世家,敢吃下自己的东西,也要原封不动的吐出来。

“这个自然没问题”古海连忙说道,然后把地面上的两具圣级虎骨收到纳戒中。

见陆尘一脸自信,毫不担心自己会不会贪婪,然后杀人夺宝,更加的确定了此人背景不凡。

旅游外拍美女长发飘飘阳光下好清纯

古海吹了一个口哨。

顿时从角落中,出来了四五个大汉,他们强状如牛,皮肤黝黑,透着元神境的气息。

“掌柜,有何吩咐”其中一人看着古海说道。

“我有事回家族一趟,你们给我照顾好这位小友,不可怠慢”,顿了顿,补充一句:“给这位小友安排一间上等的客房。”

几人看了陆尘一眼,道:“没问题。”

古海说完,然后就离开了,他必须以尽快的速度回到家族,酿制虎烈酒。

“这位朋友,掌柜让我招待你们,请跟我来”一个大汉看着陆尘说道。

陆尘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我去修炼客栈修炼,如果有消息了,就来修炼客栈通知我,我叫陆尘。”

河曲城当中,只有一家修炼客栈。

几人听后,点点头,道:“好的。”

陆尘说完,就离开了,他在河曲城的修炼客栈住了下来,要了两个月的禁制房,盘坐在里面,开始修炼。

在魔龙渊地底,莫名其妙的突破了超凡境圆满,一直令他有些疑惑,不过才突破没多久,就算是在灵气充裕的地方,也不可能在两个月之内突破一个小境界。

陆尘对于突破元神境到没有那么急切,不慌不忙。

毕竟对于他来说,境界不代表实力,他虽然只是超凡境圆满,但是轻轻松松能够击败元神境巅峰,以及圆满,穿上黑金战衣,抵消王者意志,手持银月,以及玄重印,在加上阵旗之类的,逆天杀王也能做到。

当初,陆尘就曾经弄死过王者。

不过,并没有与王者正面交战,就算是穿上黑金战衣,但是实力的天差地别不是外物能够弥补的,提前布置好诛杀王者的大阵,诱敌深入,以阵法诛杀的王境。

陆尘这边,在修炼客栈默默修炼。

且说古海那边,古海拿着两具圣级虎骨回族,立刻引起轰动,不过,局限于高层人物。

因为虎烈酒需要偷偷地酿制,就算自家小辈也不能告知,万一小辈出去装逼,走漏了风声,引来妖域的虎族就完了。

古家,一间密室内,坐着七八位王者,其中还有两位散发若有若无的皇威,也是古家仅有的两位皇者。

“古海,那个青年可有背景”一位王者眼睛眯着,询问。

古海道:“他叫陆尘。”

“陆尘”

周围人开始在脑海中搜索起来,但是脑海中对于陆姓的强大势力没有任何的记忆,也就是说,荒域当中,上的了台面的陆姓强大势力根本没有。

有人眯了眯眼睛,闪烁着别样的神色。

“有可能是化名,不是真名”一位王境说道。

“不管如何,先暂时不要轻举妄动,能够拿出两具圣级虎骨的人,背后肯定有大人物坐镇”少许后,比较年轻健壮的中年人皇开口,道:“先把虎烈酒酿制出来,老七,老八,你们两个出去打探陆尘关于陆尘的消息。”

这名中年人皇,看向两位绝顶人王。

“好”

两位绝顶人王眼神一凛,他们当然知道要干什么。

两具圣级虎骨,能够酿制出六十瓶虎烈酒。

虎烈酒的功效,非常的强大,能够让人脱胎换骨,对圣境都拥有作用,对于圣境以下来说,更是有着质变的效果,每天一口虎烈酒,持续一个月,保证让身体的体魄提升一个档次,长年累月服用,说不定能够把体魄练就的和真龙躯体一样。

这种价值连城的东西,对于他们古家来说,值得觊觎。

虽然拿出圣级虎骨的,只是一个才超凡境的青年,但是不得不郑重,就怕对方的身后有恐怖的人物。

要是一步踏错,就是万丈深渊。

两个月后,几大王者,以及两位人皇辅助,酿制出了虎烈酒,把圣骨里面的精华都融入在了酒里面。

他们打开一瓶,闻了闻,气息非常的香浓,纯正,还有一丝丝的烈。

“试试”

一群古家王者迫不及待的各自尝试一口,突然间,有一位王者惊呼道:“怎么回事,有一股杀气融入体内,在破坏我的血肉,好疼。”

“我也是”

几乎喝了一口的王者,都感觉体内剧痛,就好像有无数刀子在刮他们的血肉。

“虎族主杀伐,他们把煞气铭刻到骨头里面,所以我们相当于被煞气洗礼血肉,疼痛过后,肉身便会增强,如果有幸把煞气融入骨骼里面,骨骼将变得坚硬无比,对你们有莫大的好处”旁边,一位人皇开口道。

两天后,一群古家王者又聚在了一起。

“虎烈酒不愧是虎烈酒,昨天喝了一小口,感觉肉身强度提升了不少”

“我也是”

几位古家王者,争先恐后的说道,语气中满是喜悦和激动。

“这批酒如果能部属于我们..”一位王者语气冷幽幽的说道。

刚说完,旁边的人皇打断道:“不可,我们没有这么大的胃口吃下。”

“我去见一下皇主”顿了顿,他补充一句。

这位人皇的话,令周围人眼睛一亮,如果皇主能够参与进来,不管那青年背后有何人,都无用了。

因为北周皇族与丹皇殿,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古海,速速传信回河曲城,让你的人….”这位人皇说着,眼中寒光大作,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意思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