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锦鸿孤零零地走在萧瑟的狂风之中,白发凌乱。

他的衣衫被吹起,撕扯成揪心的模样,预示着他的绝望。

风锦鸿虽然在最后的关头卸去了《朔风咒·断魂》七成的威势,但已受重伤的风山根本无法抵挡,只能被斩断神魂。

之前风锦鸿曾经试想过有一天会大义灭亲,将风山手刃。

可是今天看到风山的时候,风锦鸿就知道,他下不去手。

不管风山有多么混蛋,多么狠毒,他毕竟是风锦鸿的亲儿子。二人身上流着相同的血液,那是血浓于水的亲情啊!

所以,在断魂一式即将打得风山魂飞魄散之际,风锦鸿犹豫了,但是却也为时已晚。

在他看来,风山虽然肉身完好,可是神魂早已被朔风咒击杀,留下的,只是一具躯壳而已。

然而,就在失去所有念想的风锦鸿落寞地朝着远方蹒跚而行的时候,突然被面前的凌瑀一声厉吼叫醒了。

“冯老爷子,小心你的身后!”

凌瑀虎目圆睁,提醒道。

听到凌瑀的提醒,风锦鸿脸色一变。他本能的想要躲避身后的恶风,但却已然来不及了。

亭亭玉立玉貌花容蕾丝美女图片

只听到一声沉闷的巨响,风锦鸿直接被掀飞了数丈。如同一叶怒海中飘摆的孤舟,重重地砸在了大地之上。

“风山,小爷杀了你!”凌瑀目眦欲裂,将断剑紧握。

“小瑀!你不能过去,这是老爷子和风山之间的恩怨,是风族的家事,如果你出手的话,那么这件事情性质就变了!”

看到凌瑀的举动,小黑紧紧地抱住凌瑀,高声劝解道。

“不错,这小狗熊说得对。既然你已经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过这是风族的家事,如果你贸然出手,其他人也会出手干预。

锦鸿是个好人,但就是因为他太想拉入魔的风山脱离苦海了,所以才有今日的劫祸。时也命也,只能任其自渡了。”

就在这时,仙无终扫了一眼风锦鸿,对凌瑀淡淡地说道。

仙无终说完,手臂轻挥,一道柔和的力量传出,将凌瑀拉回了自己身边。

当被仙无终拖回到身边之后,凌瑀也终于冷静了下来。

他深吸一口气,紧紧地盯着满脸是血的风山,目隐杀意。

原来,就在风锦鸿认为是自己击杀了风山,心怀愧疚的时候,风山竟然挣扎着站了起来。

风山毕竟是风族的族长,执掌风族三十年之久。所以,对于风锦鸿施展的朔风咒,其实风山也了如指掌。

当风锦鸿手下留情,认为风山必死时,风山却侥幸逃生。

而此时的风锦鸿因为内心痛苦,所以六觉迟钝,并未察觉到身后的风山没有气绝。也正因如此,他才中了风山一掌。

“风锦鸿!你刚才的断魂一式已经将我们父子间的情分彻底斩断了。从今以后,你我便是仇人,至死方休!”

风山面色狰狞,宛如一只从地狱爬出的恶鬼,令人心悸。

其实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得出来,风锦鸿此前手下留情了。但偏偏风山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并未察觉到风锦鸿用心良苦。

“风锦鸿,今天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才是风族的至尊绝学。我要让你亲口承认,当年立风江为族长是多么错误的决定!”

风山胡乱的擦了一把脸上的血水,将整张脸庞都变成了血染的皮囊。

他尖声冷笑,笑声刺入众人耳际,令人毛骨悚然。

此时,风锦鸿也终于站了起来。他回望风山,神色复杂。

对于风锦鸿来说,此时的风山无论死活,对他而言都是一个无法解开的难题。

若他死了,那么自己将会在愧疚中度过一生。如果他没死,那么自己无法对风族死去的亡魂交代。

当风山厉吼之际,双掌交错,开始结印。

起初的时候,人们并未察觉到什么异常。可是当风山的手指越发灵动,宛如十只恶鬼在指尖轻舞的时候,人们心中一突,不由得将视线望向了风锦鸿。

原来,风山此时施展的咒法竟然和风锦鸿之前施展的咒法一般无二。只是,风锦鸿施展的朔风咒中正平和,浩气震荡。而风山施展的朔风咒却冰冷妖邪,阴风弥漫。

“孽畜!我刚才真该将你一击毙命,省得你施展如此阴毒的招式来为祸世间。风家先人,我错了,我不该一念之仁,留下这个祸害呀!”

风锦鸿虽然身负重伤,被染成了血人,但是相比于肉体上的折磨,他更加难以抚平的是心中的怨恨和懊悔。

风锦鸿修行朔风咒数千载,对这门风族的传世玄功早已彻悟。

所以,当风山施展玄功的时候,他一眼便看出了端倪。

原来,风族先人早有遗训,后人可以修行朔风咒,但是绝不能修行朔风咒最后三卷中的禁忌招式。因为那些招式无比恶毒,不仅仅是杀人的招式,更是炼魂的阴邪伎俩。

风锦鸿怎么也没想到,那三卷晦涩难懂的禁术竟然被风山看到,而且他还修炼成功了。禁术一出,必将招致无尽横祸。

“哈哈哈,风锦鸿,你现在才知道,太晚了!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如果你刚才直接狠心将我击杀就一了百了了,可你为什么要妇人之仁呢?为什么还要给我重新站起来的机会呢?”

风山神色森然,他的眼底弥漫着疯狂之色,厉声吼道。

“风山,自作孽,不可活!从现在开始,我就当没有你这个逆子!”

风锦鸿知道风山早已无药可救,不想白费力气了。

“是吗?那我倒想看看,咱们究竟谁才能笑到最后!”

风山冷笑一声,不再废话。他双脚一点,冲向风锦鸿。

当风山动作之时,不仅凌瑀和南宫羽等人脸色一变,就连仙无终在看到风山的举动时,也不由得面色凝重,眉头紧锁。

风山的速度太快了,与之前相比判若两人。

人们只看到风山留下了一道残影,而后便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之中。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来到了风锦鸿的背后。

还是同样的位置,还是同样的手段,一掌将风锦鸿击飞。

这一次,风山掌中的力道要比之前更加强横。

风锦鸿被风山掀飞了近十丈,他在地上翻滚,撞到青石后才被迫停了下来。

风锦鸿的肋骨断了不知道多少根,他的五脏六腑也受到了重创,神色萎靡,令人心疼。

“风锦鸿,你不是想要清理门户吗?来呀!我等着你!”

看到风锦鸿深受重伤,风山好像从中得到了一抹复仇的快感,他驾驭妖风升至天穹,俯视着风锦鸿,冷笑着说道。

风山说完,根本不给风锦鸿站起来的机会。只见他双掌挥动,一道更为汹涌的掌力自九霄落下,将风锦鸿再次击倒。

望着神色萎靡,甚至奄奄一息的风锦鸿,围观的众人神色复杂。

赤鬼、左苍衡和孙姓长老等人脸色漠然,南宫羽、灵剑客等人神色不忍。只有仙无终目光深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掌、两掌、三掌……风山好像被疯魔操控的傀儡,不知疲倦地挥掌打在风锦鸿身上。哪怕风锦鸿已经无法站立,他也依旧没有想要收手的架势。

“爷爷!”

就在这时,风天渡终于将风天翎逼退,当他扭头看到风山对风锦鸿无情鞭打之时,眼中的怒火直射而出。

“呦,我忘了,还有你这个小孽畜。既然这样,那你就陪这个老东西一同下地狱吧!”

看到风天渡的神色,风山残忍一笑,挥掌向风天渡击去。

此时,风山施展的乃是风族的禁术,就算风天渡得到了风族传承,依旧无法与风山抗衡。

在风山的轰击之下,风天渡立足之地直接被打出了一道深约两丈的巨型深坑。

而风天渡,则躺在深坑中,大口吐血。

“看来,你这么多年在外面白活了。就算你得到了老东西的修为又怎么样?就算你身负风族传承又如何?不还是一个阶下囚,任我随意击打吗?”

风山的视线从风锦鸿身上转到了风天渡身上,冷笑道。

“风山,有种你就杀了我,否则,我就是变成厉鬼,也会爬出九幽地府,将你拉入地狱的!”

风天渡想要爬起身来,但是却因为受伤太重,尝试无果。

“小孽畜,你的嘴可真硬啊!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不过,在你死之前,我要让你看一出好戏!”

风山眼珠一眼,脸上流露出令人憎恶的神色。

风山说完,扭头望向风天翎,轻声吩咐道:“天翎,去,将风锦鸿那老东西的头砍下来,只要你能够将风锦鸿击杀,那么这风族圣子的位子,你就坐稳了!”

听到风山的话,就连左苍衡也眉头紧锁,脸上现出戾气。

“遵命!”

风天翎听到风山的吩咐,答应一声,便朝着风锦鸿走去。

“风天翎,你疯了!那是你爷爷!难道你想弑祖不成!”

风天渡看到风天翎和风山一样的残忍神情,厉声吼道。

“风天渡,你别急,等我将那老东西的头颅砍下来之后,便会轮到你。你们爷孙二人会一起上路的,不会感觉孤单!”

风天翎冷笑一声,走到风锦鸿的面前,扬起手中的长枪,便想刺向风锦鸿。

此时,风山被风天翎吸引了目光,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风天翎的身上。

就在风天翎即将刺中风锦鸿的千钧一发之际,一声哀嚎突然从战圈中传出,而发出哀嚎的人,竟然是风天翎。

“嚓啷!”

随着一声脆响,风天翎手中的长枪脱手而出,砸到了大地之上。

一杆银枪的枪头从风天翎的胸前刺出,鲜血自枪尖滴落。

“这,这……风,风天渡,你!”

风天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但是急速流逝的生机又提醒他,他的确已经被风天渡重创,回天乏术了。

“天翎!风天渡,我要杀了你!”

看到风天翎嘴角流淌的鲜血,风山再次陷入疯狂。他挥舞双掌,朝着风天渡急速奔去。

原来,之前当风天翎和风山想要击杀风锦鸿的时候,风天渡就已经做好了一击必杀的准备。

所以,当风天翎动手之时,风天渡才将所有力气凝聚到长枪之上,给了风天翎致命一击。

长枪脱手之后,风天渡如同失去了所有力气一般,瘫倒在了深坑之中。

他望着朝自己急速冲来的风山,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孽畜,不要怪我。我一而再、再而三的给你机会,但是你的所作所为太让我失望了。从今以后,你们父子二人将不再与我风锦鸿有任何关系。我要替天行道,净化风族乐土!”

就在风山即将轰杀风天渡的时候,异变再次发生。

风锦鸿不知何时从大地飘入了高空之上,他冷冷地俯视着风山,如一位亘古长存的神祇,威严无比。

“啊!不,不!不要杀我!我还不想死!我……”

当风锦鸿冷漠的声音响彻之际,风山发现自己的禁术竟然失效了。他体内的灵力飞速流逝,修为也急速消失。

短短的喘息之间,风山便从仙尊境跌落到了中元境。他的眼中闪烁着惊恐的神色,尖声惊叫道。

可是,风锦鸿心意已决,怎能被风山的哀求再次打动呢?

随着风锦鸿挥手的动作,风山的身体竟然像是被风化的朽木遭遇飓风一般,化为了点点碎片,荡向四面八方。

为祸数十年的风山终于被风锦鸿击杀,神魂和肉体一并被风族的神力炼化,魂飞魄散了。

“唉,善恶到头终有报。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啊!”

望着风族乱事已经落幕,仙无终轻叹一声,淡淡地说道。

仙无终说完,突然抬头望向凌瑀,眼中浮现出一缕深邃的笑意,轻声说道:“小子,风族事了,我们也该走了!”

仙无终说完,探出大手,抓向凌瑀。

在仙无终的掌下,凌瑀竟然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他感觉自己像是被一只巨大无比的手掌禁锢了一般,无法动弹,哪怕用尽浑身解数,也无法逃脱。

“南宫老头儿!救我……”

在凌瑀声嘶力竭的呼救声中,仙无终拎着凌瑀,朝着第六界的方向飞渡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