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瑾年送温暖回到世昌伯府,直接将人送到了她的院子里:“你真的不和我一起进宫和母后一起吃饭?母后一定很想你。”

温暖摇了摇头:“不啦,今天是腊八节。我准备了一些菜,还有腊八粥,你带进宫给太后吃吧!万筠应该将食篮放你马车上了。”

“嗯,我走了。快进屋,别冻着了!”纳兰瑾年叮嘱道。

话虽这样说,只是他双脚未动。

打算看着她进屋。

温暖转身走进去,走到一半才想起身上还披着他的披风。

温暖又转身,往回跑,顺手解下披风,跑到他身边:“十七哥,你的披风。”

纳兰瑾年弯下腰,让怎么长都比自己娇小的她,能够够到自己的脖子:“帮我披上。”

温暖倒也没有拒绝,她靠了过去,双手一绕,动作利落的便将披风披在他身上,然后还将两条绳子打了个蝴蝶结。

披风刚从温暖身上解下来,还有一些暖意和香气。

小丫头爱美,她虽然不用胭脂水粉化妆,但小小年纪就说什么护肤,总爱往自己脸上抹各种各样的东西,所以身上总是有一股子很淡很好闻的花香。

两人靠得很近,凉见吹过,温暖的发丝都拂在男子俊美无俦的脸上了。

 花丛中的美女超甜美游湖

纳兰瑾年嘴角微扬,小姑娘在不知不觉中对自己也越来越亲近了。

“好了。”温暖退后两步。

纳兰瑾年站直了身体,伸手帮温暖拨弄了一下被风吹乱的发丝,虽想留下和她一起吃饭,但皇兄还等他复命,他道:“快进去吧!外面冷。”

温暖点了点头:“你也快进宫啊!别让太后等太久!”

说完,她就转身进屋了。

外面风大,脱了一件披风后,真的挺冷的。

纳兰瑾年等温暖走进了屋,他看了一眼某个方向,才转身离开。

来到京城时,温玲挑了一个离温暖最近的客院住着。

这几天吴氏拿了许多好看的布料出来给大家挑几身布料做衣服。

温玲每样颜色挑了好一身,让温柔帮自己设计几套,今天正好做好一套,她试穿了一下,发现很美。

正想穿着出去吃饭,让大家都看看,没想到正好看见纳兰瑾年送温暖回来这一幕了。

看着两人亲昵的互动,看着纳兰瑾年等温暖的身影完消失在门前才离开。

她不仅有点羡慕,什么时候也有个如瑾王这般优秀的少年如此倾心于自己呢?

温暖真的好命啊!

虽然小的时候病了很久,但是一家人都疼爱她,倾家荡产都要保住她的命,算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

若是长大了能够当上郡主,和身份这么高贵,长得又这么好看的男子定亲,自己也愿意受她小时候受的罪呢!

温玲心想。

温倩这时走了出来,看见温玲站在院子里发呆,诧异道:“玲姐儿,你站在这里干嘛?”

温玲回过神来:“没有干嘛,刚好看见瑾王送暖姐儿回来而已。瑾王一定很喜欢暖姐儿。暖姐儿真有福气!”

他们来京城第二天瑾王就给温暖送了一箱新衣服。

而且每次来吃饭,都会给温暖带点外面的特色小吃。

温倩:“暖姐儿聪明,长得又漂亮,心底又善良,瑾王喜欢她是瑾王有眼光啊!”

他们家,三叔一家,吴家,村里有福,有财等人的家,那些曾经出手帮过四叔一家的人,现在谁不是过上好日子了!

村长甚至因为种了冬小麦,升官了,现在去衙门当主薄了。

那些养生药材放出去卖多值银子啊!可是暖姐儿却掺杂了三分之一进普通药材里,便宜卖给药铺的人,这些都是因为暖姐儿本性善良而且谁真心对她好,她便对谁更好。

“一个人所有的福气,都是藏在她的善良里的。”温倩道。

温玲若有所思。

~

皇宫

纳兰瑾年来到康宁宫的时候,皇上已经在了。

太后和皇上正等他进宫一起用膳。

“怎么这么晚?出使的精兵训练得如何了?”皇上问道。

纳兰瑾年一撩衣摆,坐了下来:“不错!”

皇上和太后一眼就看见了他别在腰间的新荷包了。

皇上诧异:“十七,你荷包上绣的那只是什么东西,莫不是这个特别的图案有什么特殊的含义?”

就像是去钱庄里提一百几十万两的印章图案!

“嗯,皇兄真有眼光。”纳兰瑾年摸了摸荷包,难得的赞美了一句。

皇上一听来精神了,他开始用眼睛去丈量荷包上哪个金色的怪物的尺寸,回头让人做成印章,去钱庄拿一百几十万两银子试试。

最近北方频繁有雪灾的折子上奏,国库又拨了不少银两出去赈灾,他都快穷死了!

十七弟应该有很多银子吧!

多到估计他自己有多少,他自己都不知道。

江淮府每年的赋税可不少啊!而且部都归他所有的。

他借点去用用,应该不会被发现。

太后看了一眼荷包,这荷包分明就是新手做的啊!

这是暖暖做的吧?!

“暖暖送的?她这是想绣一只展翅雄鹰,然后一不小心绣成了落水老母鸡了吧!”

还要是掉毛的那种!

太后表示,她当年绣给先皇的荷包上面也有一只鹰和这只特别的像!

她有经验。

先皇当年是将荷包装起一个精美的盒子里,说得好好保管!

她知道那是嫌弃她绣得不好!不敢往身上佩戴。

嗯,儿子比老子进步了!

纳兰瑾年一本正经的否认:“不是,这是一个暗章。母后不觉得就是这么一个”

纳兰瑾年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才想到用什么形容词来形容:“这么一个大繁至简,大愚若智,看什么像什么的图案,更加容易让人忽略它的重要性吗?”

太后:“”

皇上:“”

皇上紧紧的盯着那只金不像:“十七皇弟,还是你高!!!”

真高明!

幸好他也挺聪明的!

纳兰瑾年点了点头:“这我知道。”

皇上:“……”

这时荣嬷嬷和两个宫女拿着几个食盒走了进来。

并将食盒里的饭菜一一拿出来,摆在桌上。

有散烩八宝,自贡灯影牛肉,金齑玉绘,雪霞羹……

色、香、味俱。

那食物香气,瞬间便让人流口水了!

这时李公公进来道:“皇上,皇后派人来请皇上去坤宁宫用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