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看到阿宝的这波游走很漂亮,直接闪现进塔,然后击杀了鳄鱼。”

大校这边不断的说道:“不过仔细一看的话,这个人头是被阿宝给拿去了。”

“牛头点燃烫死的,这个就没办法了。”

猫猫在一旁说道。

很多时候辅助能够拿到人头,其实就多亏了一个点燃的。

你抢人头肯定不行,辅助除了派克之外,拿人头都有点犯罪的味道,派克那也得六级之后有了大招。

但很多时候辅助带的点燃把人烫死了,那就没办法了,你也不能怪辅助。

尤其是前期的时候,点燃伤害还是挺高的,我带点燃就是为了打线上,总不能不交吧。

阿宝刚才冲进来,手速快的不行,把人连起来之后,点燃就交上去了。

一方面是增加击杀的速度,还有一方面,是害怕秒不掉的话,我能限制鳄鱼的回血。

鳄鱼这个英雄有红怒之后,回血那也是挺变态的,点燃可以附加重伤效果,限制你回血。

谁知道打的这么顺利,直接就秒掉了,阿宝赶紧出塔,甚至大招都不用开的。

清纯校花小清新校服写真唯美动人

“这波人头谁拿我觉得无所谓了吧,主要还是击杀了对面上单之后,这个峡谷先锋肯定是cg的了,jg战队这边少了个上单没法过来争夺。”

二哥这边说道:“这就是cg战队的风格,峡谷先锋刷新了之后,或者快刷新的时候,我肯定会来上路搞事的。”

“还是防范有点不够了。”

“其实公爵这边也是没什么办法,打野过来带着他送了一波之后,打野不来了,他自己在上路得顶住。”

“队友给的支援那真的是完全不够的,上路这边完全没什么视野,他也不知道牛头过来了,甚至大招都没开出来。”

解说们这边也是为jg战队的上路说了两句话。

打成这个样子,看起来上路很惨,其实跟他问题也不大,基本上就是倒霉蛋。

刚才这个人头,大家都不怎么在意,甚至解说们也就提了一下而已。

又不是什么大人头,就是个三百块钱的普通人头,谁拿了都行。

主要还是这个人头带来的连锁反应比较重要,人都没了,我能顺理成章的拿下峡谷先锋。

拿下了这个先锋之后,那么上路的一塔,也能拿下来了,一血塔的价值那可真是比人头多了很多的。

但是在苏晓这里,却十分的蛋疼啊,再次亏了一笔,这次还是被神秘力量给摆了一手,有个点燃在,这个之前苏晓还真是没怎么注意。

不得不说,稍微有点大意了啊。

苏晓没有去打先锋,留在上路推塔了,而小v的豹女一个人打就行,这玩意只要没人干扰,其实打野打起来比打小龙轻松。

打完了之后,小v直接往上路靠着。

公爵的鳄鱼倒是复活了,可是一看豹女还在,完全不敢上去的,他在塔下就是被强杀,一个鳄鱼玩到这个份上,只能说稍微有点憋屈。

这也是没办法的,比赛中你该怂就是要怂,看队友的动向。

队友在别的地方搞事,你别出事了就行。

此时jg战队的打野男枪,也是在下路帮忙推塔。

知道你打野在上路,下半区是没人的。

像小苹果这个时候,看着自己家防御塔被推,塔下兵都吃不到,心疼是心疼,但是他只能后退看着。

豹女上来帮忙推一波,推到了还剩两层半左右镀层的时候,小v就释放峡谷先锋然后离开了。

这个一血塔肯定是给苏晓一个人单吃的,他这把豹女发育的很好,没必要再过来分一杯羹。

苏晓也没客气,必须得吃经济啊,吃了经济装备才能好,装备好才能打出更高的输出,我还就不相信了,有本事你让我这局比赛一个人头都拿不到。

你别看苏晓这把三个助攻没人头,不过上路一血塔加五个镀层全部都吃了,发育还是相当好的。

最起码跟鳄鱼的装备,算是稍微有点拉开了。

游戏继续进行,公爵那边在没有了一塔之后,对团队来说是不好的,经济劣势在扩大。

不过他自己对线的话,还是舒服了很多,最起码我不用那么抗压了。

双方基本上就这个样子,你来我往的推线。

苏晓再怎么嚣张,也不能堵着人家的二塔打,没这么玩游戏的。

大约三分钟之后,苏晓找到了一个鳄鱼推线的机会,直接就传送绕到了后面。

苏晓在回家之前,在对方的野区做了个视野,算是个还挺不错的然后眼位。

直接传送,去找这个鳄鱼的麻烦。

鳄鱼知道苏晓回家了,所以胆子大了点,想着直接把兵线推过来,没想到苏晓传送过来抓他的。

一般来说在结束了对线期之后,传送就不能在随便交了,还是需要稳重点的。

苏晓就是为了拿他人头,小v在下半区,不可能支援过来的。

沉默是个佐伊,支援速度一般,不可能快速到场。

这波单挑的话,被杀了那么肯定是我的人头。

苏晓这边过来之后,先是一个加强炮,直接命中了鳄鱼,他这个技能打中了之后,基本上鳄鱼就凉了一半了。

鳄鱼也是赶紧开大,知道这波不好跑了,他总不能往对方的塔下跑吧。

双方直接单挑了起来,只不过鳄鱼是被迫的。

开了大的鳄鱼,单挑能力还是很猛的,只是目前苏晓等级领先了一级,毕竟鳄鱼死了两次。

最要命的还是装备差距有点大了,还真是单挑打不过。

不过能看出来,鳄鱼的伤害确实高,苏晓的血量也不算是太好了,这要是装备不领先的话,杰斯还真的不太太好跟开了大的鳄鱼单挑。

“哗啦~”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苏晓感觉自己的脚底下,突然出现了大片的绿色光幕,这个不是救赎吗?

瞬间感觉到了不对劲,我擦,这人头不会是……

救赎的光束落下来之后,苏晓回了一口血,可是鳄鱼也应声倒地了。

苏晓眼前一黑,整个人差点气晕了。

真有你的啊,救赎k头。

“哎呦,这个人头被沉默的佐伊拿去了,ohyes这场比赛,目前为止好像还是一个人头都没拿到,不得不说运气差了点啊。”

——————